天下有雨到天明


莽莽江湖,說的是刀光劍影,網絡世界,談的是舌槍唇劍,看起來好是一副超級刺激的畫面。其實也不乏薰風和雨,涓涓細流,比如朱熹老先生說的如沐春風',今天我們就用網的一種現,沒有刀也沒只有文藝範兒就三個詞彙,這三詞彙分別是:討論'交流'拗'。

依井底之淺見,討論'算是頗具專業化的探和議論吧大家把各自不同的觀在太陽底曝曬,不一定有共識但肯定是不傷和氣的那一種。交流'則應是不評論對方的觀點,只管貢獻自己所知道的知識,這兩詞彙算是比較文藝的。最後是‘拗',‘拗'是很接地氣的習慣性用字,一般是堅持自己的意見並回應對方的觀點而展開辯論。好吧,我們比較喜歡用的是‘掰',含有較勁的意味。

掰的是上一篇,我們用了一首<聽雨>的詩來結尾,這一篇,就用一首<聽雨>的詞來開篇吧.

<虞美人.聽雨>.蔣捷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蔣捷這個名字很現代,其實是八百年前的文壇老前輩,老前輩的智商超級強大,求學時期,讀書考試次次滿分+1,十足社會精英的風範,結果成年之後當然是登堂入室進入政府架構,為熱廚房降溫袪火貢獻一份綿薄之力.

非常遺憾的是,這時間蒙古大軍和宋軍正在戰場上死掐,宋王朝輸光老本之後結業失業的蔣老前輩打死再也不進蒙熱廚房,乾脆搬到老家宜興的鄉下耕讀傳家,倒也自得其樂。

記住蔣老前輩的家鄉‘宜興'哦,這裡是江蘇一座名城,廣為大家所知的應該是宜興‘紫砂壺'吧,青蛙曾在一土豪家作客時,品嚐過用天價十萬的宜興紫砂壺沖泡出來的極品大紅袍,感覺到的不是茶味而是心情,那叫一個‘爽'。

除了紫砂壺,比較認真的是宜興的蔣氏世族,宋元王朝交接業務之際,原來在宋王朝政府中任職的蔣氏子弟各散西東,其中一位跑到浙江奉化縣隱姓埋名安家落戶。

青蛙比較木有討論的精神,不想去尋找奉化縣的蔣先生,或者是基於一種尊重吧,反正奉化蔣老先生夜讀之時,一定聽得到外面田野傳來的一片蛙鳴好不好。

時光苒苒歲月如梭,近代的奉化蔣氏家族產生一位驚天動地的風雲人物,他就是一代偉人蔣中正。

提到蔣中正就不能沒有毛澤東,這兩位大人物在近代中國的舞台上,攜手演繹了一段翻天覆地的精采巨作,他們的影響力至今不衰,比如超級敏感的台海兩岸。

唉,竟然不知從哪裡講起,乾脆休息一下,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生民何計樂樵蘇

社會上的階層,素有‘三教九流’之說,三教是:儒 、道、釋,其中的儒和道是土生土長的國產貨,釋教是簡稱,全名為‘釋迦牟尼’,教派經典中譯音原意為釋加族人的聖者,這位聖者在尼泊爾創立了佛教,傳到中原地區後,國產化的名稱以創派者的族群稱為釋教。九流的分類隨著時代的進步而有所變化,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