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代有才人出


上一篇,我們說到無錫市的太湖,那是財神范老爺和大美女西施小姐談情說愛,在水中央有儷影一雙泛舟湖上的地方,這個愛情故事已經註冊了專利權,時效是10萬年。所以,其他的戀人不敢在太湖掠范西浪漫愛情之美,他們如果要體驗泛舟湖上的樂趣,就必須要轉移到滆湖來舉行。

滆湖是僅次於太湖的江蘇湖泊,位於太湖北面80公里,地屬常州市轄區。

這個故事從常州出發。

話說常州城內有一土豪,這個‘土’不是‘老土’的‘土’,而是揮金如土的‘土’。姓杭,杭州的杭,祖上大概是從杭州移民過來的吧。那麼這位杭土豪的財富究竟土到甚麼地步呢?然後讓咱來說唄,能數得出多少財產的,還真的算不上頂級土豪,數不出到底有多少身家的,那才是真的土豪。杭土豪就是屬於數不清財產的那一類土豪。

簡單一點說吧,杭土豪的豪宅園區裡,建有一棟教學大樓,看到這裡我們的心裡嘀咕一下,這個派頭莫說是超人,比爾蓋廁巴菲凸之流也是沒有的吧。

杭氏學校的趙校長是一位學富五車半的教育工作者,一生獻身於教育事業,壯年時就鞠躬盡粹,遺下年齡十五的幼子小趙。

俗話說龍生龍,鳳生鳳,校長兒子打書洞,小趙小小年紀,已得父親真傳。杭氏學校的投資人杭土豪惜才如金,就破格提名小先生為助教,留在杭氏學校繼承父親的教育事業。

在一般人的想像中,身為超級富豪必定是餐餐大魚大肉大碗酒的食霸,但是來到杭土豪這種級別的,反而是返璞歸真,鹹魚白菜也好好味那一種,杭土豪喜歡吃萵苣,幾十年如一日,無萵苣不歡。

已知萵苣的食療功能是,這種植物中舍有豐富的鉀離子,能有效激活人體細胞中50多種催化酶,酶的作用在這裡就略了吧,簡單地說就是催化食物促進新陳代謝,這一點對於排毒美白大有好處,女士們應該是趨之若騖的吧。還有就是比較不為人所知的,萵苣含有的鐵質,在鉀離子的催化下比較容易被人體吸收,能改善貧血,這一點好像也是女士們的熾愛.

杭氏私菜房烹煮窩苣自有獨門秘訣,餐餐新花款端的是百吃不厭,下人們天天聞著菜香就是無福消受.只有一人例外,這一位當然就是小趙先生.

杭土豪年齡大了,把窩苣當食療之用本來也無可厚非,主要是小趙年青力壯,新陳代謝機能如日中天氣血兩旺,萵苣補貧血甚麼的對於年青人來說好像有些扯.因此萵苣當作是一道普通的菜餚,一年365,天天來一盤餐餐都相見,就算是龍肉也是要反胃的吧.

有一次,小趙切實受不了萵苣又是萵苣,於是找一個借口溜出校外打野食,無意中點了一道平常之極的番茄炒蛋’,感到好味道極了,回校舍後在檯面上寫下感悟半首詩:外面茄子積如山,不與先生吃一餐.

有學生看到了,跑到校董處檢舉,杭土豪喫了一驚,暗地自責只管自己喜歡卻沒有考慮到別人的感受.於是下令廚房撤掉萵苣菜式,改為餐餐番茄,一直吃到小趙聞茄色變為止.

小趙哭笑不得,只好續寫下半首詩,湊成一首完整的:

外面茄子積如山,不與先生吃一餐.

從此一茄茄到底,呼茄容易退茄難.

轉眼間小趙成年了,決定離開杭氏學校去外面世界闖一番事業,然後經過一段艱苦的奮鬥,小趙終於考取了功名出人頭地,這個時候小趙寫的詩自然又有一番大氣磅礡的景象:

李杜詩篇萬口傳,至今已覺不新鮮。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是的,小趙大名趙翼,乾隆年間著名的學者/詩人,在官場混了十年,最後一站來到廣市長一職,時廣州水道海盜猖,老趙市長甫上任即雷厲風行揖捕海盜108,大清律全部秋後問斬.老趙於心不忍,只斬了海盜頭領數人,其餘的小囉就地遣回鄉下.這一善舉惹出了濤天大麻.察官向中舉報,老趙市長迫於壓力只好問責辭去一切官職,回家另謀高就.

老趙的下半生比較精彩,被當地的父老推薦到揚州名校‘安定書院任首席教學長一職,這樣一直到講課到鞠躬盡瘁.

說回詩作,老趙以‘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這一句揚聲天下數百年.平心而論,大清王朝一代能稱得上世界級的人才,唯大帥左宗棠一人而己.左大帥收復新疆,為這個國家建造了一個屹立於世界廣袤的戰略縱深.從地緣政治來說,新疆地處亞洲大陸中心腹地,毗連中亞溝通中東石油能源重鎮,經濟上更是一帶一路的橋樑.歷史上,西域都護府興則中原強,西域頹則中原衰,這套公式屢試不爽.

大帥左宗棠,名垂華廈居功厥偉.

全文完!

情海何問金僕姑


弓箭是一種好武器,首先在生活上,它是原始人類狩獵野獸的好幫手,人們在酒酣肉飽之餘,對於弓箭帶來的幸福生活當然是崇敬有加,自然而然形成一套弓箭文化。這套弓箭文化在周王朝時已被納體系六藝禮、樂、射、禦、書、數,之中的射'便是貴族子弟的必修科目到了周王朝下半期的春秋時,儒創派祖孔聖人不但止將六藝的教育制度引進民間實行有教無類這種偉大的辦學理念而且進一步完善了六藝系統。

比如弓箭技藝射',發展出五種射箭技藝,分別是一力道標準,二連珠射,三快箭,四互射,五連貫射。

應該說儒學的影響力傳播得比射箭快,六藝傳到朝鮮半島,再經由半島東渡扶桑部落,這些化外之民感覺天朝傳過來的文化果然厲害,於是恭恭敬敬地把射'藝尊奉為弓道'。

這種情況並不奇,潮汕地區街頭路旁的工夫茶傳到日本,當地土著也是如獲至寶,尊為茶道'。

道'在中華文化的符號中有著至高無尚的地位,被周邊土著這麼亂搞成白菜價,怪不得素有著東方式傲慢的中原文豪直斥這些外圍土著不上道',嗯!

呵呵,韓人日人無端端躺箭,難道是做錯事得罪青蛙了?

也沒有啦,主要想說的是,六藝也好弓道也罷,好的裝備用於正道就是有益社會,用於歪門邪道就會產生破壞力,這裡裝備的意義不僅僅限制於弓箭器具,包括思維學識,比如濫用學識來制造社會分化之類。弓箭技藝中也有類似這一招的,叫做‘放冷箭'

放冷箭的名人,首推魯庄公.

魯庄公為這個文化留下了幾筆遺產,第一是和鄰國打戰時,按慣例,開片之前雙方各擂一通催命鼓,但是那一次,對方擂了N多次的戰鼓,魯庄公依然是瞪白眼裝聾聽不到,一直到對方擂鼓手都軟了,魯庄公才下令己方擂鼓進擊,結果取得大勝,成語叫‘一鼓作氣’.

第二次和強鄰宋國約炮,當時宋國名將南宮長萬非常厲害,魯庄公忐忑不安沒取勝的把握.然後軍演時發現有一位僕人跑路不見了,魯庄公心想他媽的這些白眼狼平常吃飽睡好,有難就逃跑,真不是娘養的樣子.意外的是十日後僕人突然回歸,告訴魯庄公說家族中有一位姑姑練成仙,召他去蓬萊喝賀酒,並且贈送一枝金箭說日後可解危難.魯庄公也不是很有文化的人,說即然這枝金箭是僕人姑姑送的,箭名就叫‘金僕姑好了.

傳說中的名箭‘金僕姑隆重登場,據說配有導,不需瞄就能射中目標,名符其實的‘箭霸,初次露面出箭就把宋國名將南宮長萬射下馬.從此之後,魯國制造的箭,取名為‘金僕姑’,有詩點讚:

南宋-辛弃疾《鹧鸪天》:

壯歲旌旗擁萬夫,錦襜突騎渡江初。

燕兵夜娖銀胡籙,漢箭朝飛金僕姑

追往事,歎今吾,

春風不染白髭

卻將萬字平戎策,

換得東家種樹書。

傳統的認知是,這一首詩的關鍵詞彙是尾二句‘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家種樹書’,透露出一種壓抑的政治氛圍下有志難伸的感嘆,這種認知是左派的觀點.事實上,辛大俠作此詩的緣故是,某位不知天高地厚的憤青,在辛大俠面前大言不慚地談論社會公義,大俠心想你這小學雞就算了罷,當年老子為了國家公義而拋頭灑熱血出生入死,張弓飛射金僕姑何等意氣風發,如今還不是要回家種樹掙生活費,見鬼了.

辛大俠是山東人,使用山東名箭金僕姑是理所當然的事,不是山東人也有用金僕姑箭的,留下的卻是一段風流往事,說的是大唐王朝年間的金僕姑:

-歐陽詹《送張驃騎邠寧行營》

寶馬雕弓金僕姑,龍驤虎視出皇都。

揚鞭莫怪輕胡虜,曾在漁陽敵萬夫。

歐陽詹先生的學問頂呱呱,他和韓愈是同年考中的進士,歐陽先生考了第二名,韓愈考第三.

但是歐陽先生留下來的並不是第二第三考試分數之類,先生留下來的是一段凄美的劈腿傳奇.

話說某年,壯年40的歐陽先生因公出差到太原,當地官府特地舉辦了一場趴踢迎接中央大員,然後歌舞表演時,有一位美姬大概看上了歐陽先生,一直在暗送秋波.歐陽先生抵擋不住美女的攻勢,心理防線瞬間崩塌一敗塗地,史書上結結實實地記下了歐陽先生樂不思返,逗留在太原和美姬難捨難分足足一個月之久.這件外遇對於歐陽先生的家庭產生甚麼影響被嚴密地封存地底,沒有八卦消息外洩。所知的是兩人私訂終身約期補辦婚禮.歐陽先生回家後大概搞不定原配,錯過了期限.這邊廂的美女左等右等,等不到歐陽先生,實在頂不住左鄰右里的閒言閒語,終於一病不起,估計是患上了沒得救的絕癥相思病,臨終前剪下一束秀髮存放在梳,舉筆寫下摧人肺腑的絕命詩:

自從別後減容光,半是思郎半恨郎。

欲識舊來雲髻樣,為奴開取縷金箱。

美女的侍婢為小姐感到不值,一氣之下帶著絕命詩,不遠千里來到長安城找歐陽先生討個說法.歐陽先生也是很長情的癡心漢子,沒過多久也殉情隨風而去了.

這一雙苦命鴛鴦沒有化成蝶,而是化成一陣癡情風.

名箭金僕姑引出一段情天憾事到此結束吧.

全文完!

片帆高颺五湖風


誠實,是做人的基本操守,但是有一個地方比較怪怪的。說的是五金店,按說五金店這種傳統的店舖,做的是街坊生意,明碼實價童叟無欺,那麼這一次就敬請尊貴的消費者上帝,麻煩移足到五金店來購買金銀好不好?

這一下吃癟了吧,五金店真心的沒有售賣金銀的。

五金是:金、銀、銅、鐵、錫。

金、銀是貴重金屬,愛買的話必須到金鋪,井底和金、銀絕緣對不上號,我們就從銅錫的開始吧.這件事和人類的進化有關.

原始時代人類從樹上爬下來進入洞穴生活,叫‘石器時代’,組成部時改良的石器工具叫‘新石器時代’,部落之間結盟出現城邦國家雛形時,開啟了現代意義上的‘青銅器時代’.

純銅一般也稱紅銅,在冶純銅時摻入金屬‘錫’,就成了質地比純銅堅硬的青銅.

比青銅更加先進的那是鐵器時代,不鏽鋼是在鐵器中摻入碳,嚴格來說屬於鐵器的加強版.

五金中的排末位的‘錫頗為寂寞,古代的錫一般作為盛物器皿例錫罐,現代的錫在工業中用途廣泛,電子線路板上的電子零件必須用錫點來固定連接,這種焊用錫的致命傷是含鉛的比重超大,各國相訂立環保條例來限制焊接錫之中的含鉛量.

已知鉛對人體最大的毒性是導致智力衰退,煩躁,然後產生社會暴力行為,這一醫學論證的依據地點在本地猶為突出.本地政府為此推行食水管道去鉛化安全政策,重點是之前喝了鉛毒水的人群中,自身免疫力弱爆的一族就算是名副其實的港毒吧.

為了百分百安全計,最好連‘錫這種疑似含毒金屬物質也除棄嘛.

除去就除去,這個世界上還真的是沒有誰怕誰的,剩下的金、銀、銅、鐵,一齊表示從此之後只好‘無錫.

‘無錫是一個美麗的地方,位於風景如天堂般的太湖東岸,自古以來就號稱‘太湖明珠’,別的不說,就以礦產資源來比,無錫窮得只剩下金銀銅鐵……

太湖的形成是一段驚天動地的天文大事,那是石器時代,一顆天外隕石劃破寧靜的蔚然天空,浩浩蕩蕩地衝破地面形成一個大湖泊.幸好那年代的無錫市沒有人類居住(猿人算不算呢?),否則救災有夠忙的喇.

然後到了近代,無錫和香港終於血脈相連寫就一段傳奇.大家都知道無錫地處長三角江南繁華地面,那是絲綢紡紗的發源地,桑麻遍地阡陌縱橫的畫面,清末洋務運動造就了一眾現代企業家.其中以紡織業為主的公司遍地開花,最大的一家龍頭紡織廠位於惠山山麓惠商橋附近,名叫‘麗新紡織公司’,董事長唐老爺,,,後來老共紅旗席捲中國大陸之際,唐家搬到了香港,,,再後來麼,唐門子弟有進熱廚房的,財政司唐先生,,,

一篇不是來說唐先生的,感覺無錫市內的太湖比較有趣,太湖十五個景區,由蘇州和無錫瓜分各一半,而無錫又奪得最佳景區頭二名.第一是: 「太湖佳絕處,畢竟在黿頭」,第二是天下第二泉.

但是這些都遠不及土豪和美女的故事來得精采,說的是春秋時代土豪范蠡和美女西施在太湖遊船河的浪漫曲譜至今還在傳唱,我們用一詩詩來結束吧:

《五湖》•唐•汪遵

已立平吳霸越功,片帆高颺五湖風。

不知戰國官榮者,誰似陶朱得始終?

全文完!

分田分地認真忙


說的是有這麼一家人,父親離世得早,遺下母子倆相依為命。他們住宅附近有一片公墓,小孩覺得新奇,經常學著吹打動作。母親一看這個不行,於是賣出陪嫁細軟,搬到市集居住。市集老闆們蠻喜歡這位聰明伶俐的小朋友,大家各出奇謀用玩具糖果吸引小孩來達到吸睛的效果,增加生意額。這是賣萌還幫人家數錢的套路呀,小孩母親當然不幹了,立馬加入炒房軍團,放盤出售樓房,又搬遷到國立名牌大學旁居住。

我們發誓,這家名校一定不是你想像中的中大港大。

搬屋這事該折騰完了吧,小孩有樣學樣,從此和一班學長之乎者也不亦悅乎,小孩母親芳心大慰,這正是夢寐以求的效果嘛。

以上案例,是中國文化著名的經典之一,稱做‘孟母三遷’。

‘孟母三遷’算得上‘早已有之’,重點是‘於今猶烈’,本地父母為了小孩能入讀名校,舉家搬遷到名校所在的區域居住,基本上是必須的程序。從這套程序中可以確定的是,社會公眾對於名校教育水平的期望,這些校長們對於公眾期望是不是應該有一個合情合理合法的交代呢。

好了,校長的表現就有勞公眾評量吧,井底的忒多話,掌嘴!

鏡頭回到孟母三遷,說的是一代新人換舊人,孟子長大後繼承孔夫子的衣缽,為發揚儒學奔波勞碌,讀書增值的功課只好留到晚上才來做。

話說有一次,孟子讀到儒學本派經典《尚書》中有關周武王伐紂的描述,說的當然不是酒池肉林而是血腥涮屏的場面,於是發出疑惑的聲音:仁人無敵於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何其血之流杵也。

這一句成語‘血流漂杵’應運而生。

‘杵’是一種比棍棒長的木制兵器,中間細兩端粗,由於重力點加槓杠原理,殺傷力勁過棍棒。而杵都能在地面血液上漂浮,可見戰役的慘烈狀況。

孟子不相信仁人周武王伐紂戰爭會幹出這種不仁的事,按照邏輯推論,被儒家歌頌了兩千年的仁王姬發先生代天伐紂,應該是‘劍氣擎天衝雲鴉,十萬商兵齊解甲’的和解局,所以孟子老先生捧著‘尚書’喊出了千年一歎:

盡信,則不如無。

後世的大宋王朝名儒,陸九淵先生加註完善了老先生的歎氣:盡信書不如無書。

青蛙說了那麼多,其實只是要引出一句話:信維基不如無維基。

維基作為參考信息來使用,效果立竿見影,但是,,,但是作為嚴謹的學術專業,維基就雞肋呵呵了。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真實想要表達的是,儒學的內涵博大精深,任何的訊息資料只能算是一家之言,不可能代表儒學的全部。就算是宋明時代的絕世巨儒周老朱子老王老陽明,也只能說是發展儒學而成為儒學中一支重要的流派,理學,心學等。

這樣說吧,儒學,包括其他學說,都是在眾多的一家之言上建立起來的系統學問,青蛙不知天高地厚地獻身論儒,更加坐實了井底觀天這個普世共識。

進一步想說的是,作為一種歷經千年無數錘煉的學說,儒學已經深深地融入在國人的基因裡頭,不是任何朝代任何執政團體個人說沒有就沒有的。

我們更加應該知道,儒學的‘中庸之道’,凡事不可以極端,整到儒學運用這事上,小到生活運用,總不成吃喝拉撤也套上儒學的規範吧。大至政府施政,王莽先生及其粉圈已經用活鮮鮮的性命告誡後世,全套儒化也是行不得哥哥也。

王莽先生沒有讀透‘中庸’的精髓。

以後的事只有天曉得,以前的事那叫‘歷史’,歷史為鑒,反射出來的史實是,每一個朝代的開國者,沒有一個是用儒學來建立新王朝的案例,相反的是,開國者鄙視儒家的案例多不枚舉,比如大漢王朝開國者劉邦先生做完腳底按摩(業界稱足浴)後,用儒帽來擦腳的。以文治著稱於世的大宋王朝開國者,愛耍棍的先生,平時喜歡結交三山五嶽的英雄好漢,也幹過千里送京娘的風流韻事,就是沒有和儒家攀親的事跡留下來。

亂世用儒,那是自殺而且超難看的畫面。

治世倡儒,也不是嘴巴動一動張口就來的事,施政系統工程,簡單地說,極端地運用某一種學問,那是不可能存活的環境,博采百家,學問之間的互動才是人間正道。以儒道釋學說為主,諸子百家為輔的融和學說,構成了絢麗多姿的中國文化,這個才是中華文明的本來面目

說到這裡帶出一個爭議性的問題,馬列學問怎樣看呢?

怎樣評析馬列學說在中國,應該放在歷史的大環境下來檢視,否則就會流於政治爭論的偽命題,俗稱‘打嘴炮’,而‘打嘴炮’能打出結果的範例,好像也沒有成功的個案。我們堅持以中庸的立場來作討論,盡量排除政治取向的干擾,至於是否能達到目的,我們就套用道家佼佼者孔明先生的名句‘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首先是,我們一直自詡,中國文化的特性叫做‘海納百川’,有賴於‘海納百川’的胸襟,所以這片土地的邊界範圍也就越來越大,這種現象稱為‘有容乃大’。儒道釋學說之中,‘釋家’就是當時中國人已知的西方世界傳過來的玩意,東西方文化融合在這個時間一直玩得很好,西方的佛學在中國漢化成了‘釋家’。到了代,中國人的對西方的認識當然不僅僅限於是‘釋家’發源地的西方天竺,越過古天竺,歐洲的西方概念普遍進入中國人的視野,這是大明王朝,嘉靖年間的事。

當時西方的海上霸主葡萄牙,曾經在南海玩自由航行這一套,以槍口向上的戰鬥方式,侵入香港屯門,結果被東莞駐軍海上武裝力量打跑(當時香港還沒有立埠,屯門這地名在官方文書上倒是有編號的,屬於東莞縣境轄區)。大明王朝未年,海上馬車夫荷蘭艦隊,不小心惹火了鄭成功,這事就略了。

東西方文明的交往,以這種碰撞的方式拉開了帷幕。朝庭儒臣在這場風暴中的處理採取的反制措施相當被動,也就是說,事情過後,儒臣們並沒有積極的心態來研判新興的西方歐洲文化,對比西方諸國對於海外世界鍥而不捨的探索精神,儒學文化圈的老大輸了第一步。

好吧,詳細的就不說了,簡單一點,西方宗教文化嚴重的排他性,和儒家的觀念中,天朝上國的觀念秩序,華夷之防的心態,起了不可調和的衝突,這場東西方文化交流早已經注定將會以血腥的方式開始。

儒家的僵硬立場,其負面影響在三百年後終於井噴,詳情我們也略了,只說一說,那一年標誌性事件就是大清和大不(列巔)之間的鴉片戰爭。

文明交流以殺戮的形式出現,這一套對於中國人來說並不陌生,隨後一系列的外戰失利嚴重打臉了儒家的華夷原則,儒臣們開始嘗試引進西方文化,我們就用幾個詞彙來說明一下這種政策吧,‘師夷長而制夷’‘洋務運動’‘百日維新’。

馬列學說進入中國,就是這種大氣候下的產物,並不令人覺得意外,令世界覺得震撼的是,以山寨馬列叫字號的老共,用了短短廿八年地區工作,就取得了全國政權。

國民政府斥之為‘赤化’。

‘赤化’是政治性的口號,沒有半毛營養成份的討論價值,政治性狂熱使黨國精英無法理性地探討老共的策略,失敗是必然注定中的事。正如時下的校園小學雞,根本不知老共的狀況,空有情緒性發洩口號,缺乏一整套的論述系統,對內無凝聚力,外無號召力,短期無爆發力,長遠無持續力,在老共的詞彙中有一專用字眼四無人員’,醫學界稱之為四無力’,單憑這種標籤直情凋謝的結局,不要奢有奇蹟

知彼知己,百戰不殆。

反對派不想不能做到知彼知己的‘知彼或許是一種無可奈何的選擇,從科學上理性地探討老共的本質,相信會令反對派對前景感到絕望。其實絕望的逆勢已經形成,套用老共一句口頭禪就叫做‘垂死掙扎’而已。

即然絕望,幹嘛折騰呢,這一切歸之為利益使然吧。

關於老共的本質,除了‘特色’仍是‘特色’,這一論據我們已經說過N次,從組織成員的農民屬性以及取得政權的策略,老共的成功與其說表面上都不是按照馬列的條例來實行,事實上更加接近的是中國歷史上發生了N次的農民起義這種性質,只不過是打著馬列旗號,僅此而已。事實上,就連老共黨內也不斷有責疑聲音,嚴防‘打著馬列反馬列’,還要‘警惕黨內極X勢力復辟’。

社會上的反對派完全不必要為此擺兩圍賀酒,讓我們用反思維的方式來觀察,老共內部的異見,何嘗不是黨內民主,權力互相制衡的一種體現方式呢。當然反對派據此論調高唱‘崩潰論’自嗨也是無可厚非的事,畢竟撼山易撼老共難,當號稱軍力地球第一的老美遇上老共,也只能玩玩碰瓷這種小兒科,那麼打嘴炮磨嘴皮的排解鬱悶方式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理解萬歲嘛,,,,不是青蛙的原創。

馬列教條完全不適應於中國社會,這是和尚頭上有蚤乸---明擺著的事兒,但是老共通過布爾什維克提供的馬列書籍,卻由此掌握了馬列的精髓,那就是‘唯物主義’觀點。

‘唯物主義’---物質的第一性,決定了意識的存在,首先這個物質觀點否定了神,所以唯物主義者也必須是無神論者,西方宗教文明對於馬列的排斥,很大程度上的心病來源於此。

中華文明是唯物主義的搖籃,先民早就對於物質世界有著深刻的瞭解,金土,‘五行構成宇宙的基本原素。再有就是,世界公認的中華文明,從來就不是宗教文明,這個和西方的基督文明,中東的伊斯蘭文明,古印度的佛學文明,甚至追溯到再遠久的南美瑪雅文明,中華文明和其他文明都存在著本質上的區別。

雖然中華文明中也有神化故事,這些神卻是一種人格化的神,和其他宗教文明的神也是本質上的不一樣。

、人,作為獨立個體的人,其榮耀和天地並存,這就是中華文明的精神。

道家是古典唯物主義的先行者,老子以‘道’來闡述物質世界的規律,荀子以‘氣’來論證物質世界,並且創造性地提出‘形具而神生’,形即物質,神即意識,范縝說‘形存則神存,形謝則神滅’,這些論述已經是近代唯物主義要做深入研究的焦點。

道家流派衍生出煉丹士,即古典化學家,點石成金已經是小兒科的喇,奇門遁甲五鬼搬運,說的是多維空間好不好,更遑論放飛劍辟空掌,那是精確導彈的老祖宗。

以上有些扯,來一點實際的,道家尊崇的黃老,黃帝和老子,黃帝發明的指南車、旱澇測試器,諸般科技器具,還有的是道家丞相孔明先生,發明的木馬流牛,都是道家唯物主義者的傑作。

儒家是唯心主義學說,以社會架構人文哲學為己任,俗稱‘磨嘴皮’吧。

馬列的現代唯物主義本質,對於老共這般鄉土起家的現實主義者來說是一拍即合,這也難怪,與其磨嘴皮,倒不如實實在在地扛起槍桿子出政權賣命分田分地,儒學的精義就留給社會精英來幫忙傳播吧。

事實上,老牌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施政方針也引入馬列學說有關社會主義的成份,為世人所熟知的就是北歐國家。資本主義是個好東西但正像我們說的,極端是不可行的,儒學的‘中庸之道’才是終極目標,極端資本的壟斷違悖了社會公義的原則,沒有底線追求利益的行為那是本地社會天天正在上演的節目,效果就只有一個字:

亂。

赤化也好儒化也罷,等大家磨完嘴皮,老共已經在紫禁城裡哈哈大笑了。

來一首老毛的詩作為結束語:

風雲突變,軍閥重開戰。

灑向人間都是怨,

一枕黃梁再現。

紅旗躍過汀江,直下龍岩上杭。

收拾金甌一片,

分田分地真忙。

分到井底也是要感恩的呀!

全文完!

江山代有才人出

上一篇,我們說到無錫市的太湖,那是財神范老爺和大美女西施小姐談情說愛,在水中央有儷影一雙泛舟湖上的地方,這個愛情故事已經 註冊 了專利權,時效是 10 萬年。 所以 ,其他的戀人不敢在太湖掠范西浪漫愛情之美,他們如果要體驗泛舟湖上的樂趣,就必須要轉移到滆湖來舉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