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鳥絕人蹤滅

先來說一說潮州

潮州自古以來,就有一群鱷魚在江裡面快樂地生活著,因此這條江就被當地人命名為:鱷魚江。長年累月下來,鱷魚把江中的魚蝦都吃完了,就開始吃人,幸運地躲過鱷魚口追殺的鄉民,就改口把這條江稱為:惡江,然後報警希望官府為民除害。

警方雷厲風行,立即派得力幹員偵查屬實,立案向上級申請一批大殺器,那時節稱作:強弓毒矢。

官老爺聞風而動,按照程序火急成立聆訊委員會,傳召警政署老大來作證,尊貴的委員們搬出大道理:警方有沒有評估殺鱷對於環境保護的影響程度呢?

呃,警政署老大憋不住一口氣,當場斃倒在聆訊現場.

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鱷魚繼續興高采烈地吃人,人繼續提心吊膽地躲防被鱷魚吃.

直到有一天,鱷魚群高層收到一條短訊,內容就官府新長官履職,警告鱷魚群低調一點,猶其要避免吞噬婦孺.

鱷魚群橫慣了,那裡會將警告放在心上呢,終於上演了一場鱷類大遷徙,離鄉背井妻離子散的悲劇.


好吧,有勞大家起立,熱烈歡迎新長官上任.

新長官姓韓,大名愈,天下人尊稱為:昌黎先生.

韓愈從萬里之外的中央首府長安城,來到偏遠的南方瘴蠻之地潮州府上任,本來就帶著一腔的心事.起因是向皇帝諌迎佛骨,違逆了皇帝的意旨而被貶.但是這種官場上的潮起潮落,都是每一位官員的政治生態,談不上錐心泣血.令到韓大人傷心欲絕是,八歲小女兒受不了舟車勞頓,病殁在路途上.

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

【作者】韓愈 【朝代】唐

一封朝奏九重天, 夕貶潮州路八千。
欲為聖朝除弊事, 肯将衰朽惜殘年!
雲横秦嶺家何在? 雪擁藍關馬不前。
知汝遠来應有意, 好收吾骨瘴江邊。


這一首詩是韓大人被貶到潮州,出了長安城外,在藍關下榻時遇到侄子孫湘而寫的,這詩頗有托孤的意味:好收吾骨瘴江邊.

作為一代文宗,唐宋八大家之首,韓大人當然不會是哭哭啼啼寫悲情詩的人.“好收吾骨"頗有一絲蒼涼的境況,在我們看來,更多的是爺們的陽剛之氣,那意思透露出,生而何歡死有何難的磊落.

好吧,交待一下潮州那條惡江,韓大人到任後二話不說祭出一篇告鱷魚檄文,限令鱷族於七日內撤出境外,否則殺無赦.鱷魚頂不住韓大人的強大攻勢,漏夜拖家帶眷逃出潮州,搬到吳哥王朝北部(今泰國)落腳.

潮州市民自此免受於鱷魚的恐嚇威脅,一致通過把“惡江"改名為“韓江",以寄託對韓大人的紀念.

韓大人最終沒有埋骨南方的瘴江,不久之後又回到中央任職,留下我們繼續來啃詩,“好收吾骨"不是韓大人作詩的主題,我們也不是來說詩的主題,根據千百年來社會形成的共識,韓大人這一首詩中的精采詞句是:

“雲横秦嶺家何在? 雪擁藍關馬不前。"

秦嶺雄踞陝西省南部,西接崑崙山,東臨安徽省大別山脈,被尊稱為華夏文明的龍脈.秦脈橫亙的各個地方都有當地的山名,比如著名的華山,終南山,都是秦嶺山脈的分支.

華山和終南山都在我們的筆下出現了N次,比如著名的王重陽事件,老王躲在終南山活死人墓練功,後來比武被女俠林朝英一招'一劍傾情'逼走,不得己讓出活死人墓,逃到華山頂和四大高手比劍鬼混,這些情情塌塌的事我們就不再說了,要說的是'雪擁藍關馬不前'的'藍關'.

'藍關'不算是超名氣的地方,但是藍關的所在地,在人類史上卻有著不可撼動的地位,這個地方名就是'藍田縣'.

藍田猿人,中華民族的先祖之一,說的是115萬年以前的事,這件事令我們有高山仰止的感覺,嗯,收藏.

藍田縣的藍關古道,冬天的景況,那是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的節奏,縱然是文壇第一高手韓愈先生來到這裡,馬兒都不肯前進了.

連馬都不肯走,我們就來到這裡算了,等這陣狂飆亂雪過了再說.

全文完!

淡黃弓樣三寸蓮


都說香港是一個華洋匯粹的地方,雖說近年逐漸有走向華而不實的趨勢,但是殖民地歷史遺留下來的痕跡卻是隨處可見,比如皇后大道,皇后這個尊貴的名稱算是最頂級最上面的吧.

我們不說上面,這一篇要談的是下面.

下面比較多見不得人的私密,這種要上不要下的狀況反映到文學上,也有海量的形容詞彙,常見的有拋頭露面’,意思是說上面的風景,大家都可以來盡情欣賞,下面的景觀就對不起了,所以永遠不會有拋股露腳’這種詞彙.

事實上,社會風氣並不以露股露腳為一件難以啟齒的事,而且來到露股露腳的這一層次,大多是在公開的大庭廣眾的歡樂場所,比如乜姐咩姐選舉,或是泳池沙灘.當然這個香豔鏡頭也是頗有講究的,比如在人來人往的皇后大道上拋股露腳,可能會產生轟動效應.

那麼,在股市交易所拋股的,算不算呢?

呃,這個問題嘛...算你狠.

青蛙被‘拋股’直接將軍,躺槍啦,那就飛過股,讓我們的眼光繼續向下,露腳唄.

說好了華洋匯萃的嘛,那麼,腳和華洋有咩關西呢?這個必須有,但凡洋人生了香港腳,那就是貨真價實的華洋匯萃.

其實,我們想說的是高踭鞋,社會的共識是,這玩意兒是西方發明的.

我們先把槍口瞄準高踭鞋的功能,高踭鞋的功能從視覺方面來說,正面的那就是令身材矮小的女生看起來顯得高挑,負面來說,身材高挑的女生穿起高踭鞋看起來則像一枝竹竿.

高身材女生提出抗議,說不要叫我們是竹竿,蠻難聽的樣子,我們不穿高踭鞋得了吧.這個好像也由不你說不穿就不穿,因為這牽涉到高踭鞋的第二個視覺功能,那就是穿高踭鞋女生走起路來則顯得是婀娜多姿風情萬種,這是女生的必殺技之一,怎麼能夠說不要就不要呢.

重點是,竹竿搖搖擺擺,也是可以婀娜多姿的呀.

好吧,女生的事女生說了算,隨意啦.接下來高踭鞋的第二個特徵,那就是醫學.

從醫學上來說,穿著高踭鞋的時候,由於重力平衡的因素,女生必須吸氣提臀(這個‘臀’就是我們在上面說到的‘股’好吧,醫學上稱‘臀部’,民俗上稱‘屁股’的東西),好了,吸氣提臀它首先是練內功的基礎課程,這個說法第一屬於中國武術文化的精粹,第二屬於西方高踭鞋的使用方式.至於提臀,直接是籮霸的良藥.

重點是,吸氣提臀同時可以達到縮陰的效果,超奇妙的喱,不要小看縮陰哦,學者專家經過嚴謹的研究後,一致的結論就是,縮陰對於兩性交配的歡愉指數,具有不可或缺的決定性作用,如果將這個歡愉指數用量化來表示,據說提高了二萬五千點,比本地股市高了一百點.

好了,陰和股的話題必須適可而止,不能越陷越深,這種事只能埋頭苦幹不能大聲點讚.我們正在說的是高踭鞋,高踭鞋的視覺效果和醫學功能,哦,是嘛,高踭鞋對於腳部的醫學功能負作用是,由於身體重力集中到腳尖部分,腳尖長期受重壓而導致骨絡變異,以及血液循環不良帶來的不適感,比如痠痛等.

歡愉和痛苦,真的是一對形影不離的孖生體啊,這個已經來到哲學的高度,我們揮一揮手和哲學說一聲抱歉再見,繼續高踭鞋之旅.

最後來扒一扒高踭鞋的內情,高踭鞋出現的時候並不是我們現在見到的這個毛樣,和所有的事物一樣,高踭鞋也是有一個發展的階段.

先從起源說,根據出土文物考證,北宋未年的宋徽宗時的宮廷物品,已經有高踭鞋的雛形,那麼,高踭鞋是不是北宋未年才有的呢?

當然不是,超多的史料表明,高踭鞋在漢成帝的時代已經出現,這是原始階段.

高踭鞋的原始階段,和大美人趙飛燕有關.趙飛燕的美貌就不需多說了,要說是趙飛燕賴以揚名歷史的美談,那就是趙飛燕小姐的絕藝‘身輕如燕’.

歷史上身輕如燕的武林高手多的去了,比如少林派達摩祖師‘一葦渡江’,武當派張三豐祖師的‘梯雲縱’,甚至是妙手空空派的‘飛簷走壁’,但是這些輕功都比不上小姐的洒家絕藝‘掌上舞’.

空前絕後‘掌上舞’,自小姐之後,久已失傳了.

‘掌上舞’的特徵,在於舞蹈全程必須踮腳尖,有點類似芭蕾舞,否則怎麼站到掌上來舞呢,為了練成這套獨門踮腳尖絕藝,小姐吃了不少苦頭,最後搞出一些輔助器具--踮腳鞋.

失傳的是‘掌上舞’,踮腳鞋卻流傳了下來.然後到了南北朝時,舞蹈非常盛行,敦煌壁畫為後世留下了這一段寶貴燦爛的藝術成就.

負能量是,宮中舞女為了發揚舞台技藝,發明了一個更加邪惡的東西,那就是遺毒至深的‘纏足’.

直到這時候,踮腳鞋纏足,只限於在宮廷樂團這個小圈子之中流行,貼一首先生的詞來潤喉:

<菩薩蠻.鞋兒小>.辛棄疾

淡黃弓樣鞋兒小,腰枝只怕風吹倒.

驀地管弦吹,一團紅雪飛.

曲終嬌欲訴,定憶梨園譜.

指日按新聲,主人朝玉京.

這首詞說的是纏足的舞女穿著二代高踭鞋(弓樣鞋)在表演,辛大俠第一次觀看中式芭蕾舞,感覺到舞女的鞋超小,恐怕下盤不穩,一副被吹倒的樣子.後來隨著舞台演出進入高潮部分,這才發現樂隊在吹,舞女會飛.

簡單地說,直至大明王朝時代,纏足風氣只限於舞台業者的職業需求,民間也有模仿但是並不流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另外一件關聯事物,鄭大人七下西洋,罕有的踮腳鞋技術隨即被當地阿拉伯商人盜版後傳入西洋,時值文藝復興運動下的洋人見到踮腳鞋,腦洞大開奉為驚豔之作,然後洋人穿鞋也是要穿合適的,經過改良,現代高踭鞋的款式終於推出歐美市場.(好像不對耶,美國那時候還不知在哪兒野)

高踭鞋這部分完了,延衍另外一件事是纏足,我們說過,原始的纏足,始於趙飛燕,大成於南北朝宮庭的中式芭蕾舞女生表演者,後來精益求精的業者,把舞蹈纏足搞得越來越小,至元代時,出現‘三寸金蓮’的技術,這雙露腳相當誘惑.但是這種纏足苗頭隨即被大明王朝開國皇后馬大腳一腳踩扁,這個典故成為‘露出馬腳’的社會主流共識.

三寸金蓮到了大清乾隆時風行民間,這和一系列的社會環境有關.第一是旗袍,滿族人進入中原花花世界拓展了眼睛,開始追求美的感受,然後他們發現旗袍套在身材高挑的女生身上,更添八分風姿,踮腳鞋有助力嘛.第二是滿族人屬於受政府保護的少數群體,不能和漢人雜居,所以每個城市都建有歧視意味的城中城,叫‘滿城’,滿漢不通婚,滿族女生三步不出閨門,滿足了纏足的基本條件,比如貧困家庭的女生直接要下田種地,纏足是開笑的麼.

纏足高腳鞋的標準配備至此在民間已經勢不可擋.

我們用今天的視線來觀察纏足,固然覺得那是愚昧的代名詞,而洋人也不必為此滋生優越感,第一,纏足已是老黃曆,老是把破爛拿出來品頭論足的,有病嘛.第二是反觀西洋的社會氛圍,總體趨向於反智固步自封,真心的是患上嚴重的心理纏足癥候群,衰落也就是必然的了.

全文完!

天下有雨到天明


莽莽江湖,說的是刀光劍影,網絡世界,談的是舌槍唇劍,看起來好是一副超級刺激的畫面。其實也不乏薰風和雨,涓涓細流,比如朱熹老先生說的如沐春風',今天我們就用網的一種現,沒有刀也沒只有文藝範兒就三個詞彙,這三詞彙分別是:討論'交流'拗'。

依井底之淺見,討論'算是頗具專業化的探和議論吧大家把各自不同的觀在太陽底曝曬,不一定有共識但肯定是不傷和氣的那一種。交流'則應是不評論對方的觀點,只管貢獻自己所知道的知識,這兩詞彙算是比較文藝的。最後是‘拗',‘拗'是很接地氣的習慣性用字,一般是堅持自己的意見並回應對方的觀點而展開辯論。好吧,我們比較喜歡用的是‘掰',含有較勁的意味。

掰的是上一篇,我們用了一首<聽雨>的詩來結尾,這一篇,就用一首<聽雨>的詞來開篇吧.

<虞美人.聽雨>.蔣捷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蔣捷這個名字很現代,其實是八百年前的文壇老前輩,老前輩的智商超級強大,求學時期,讀書考試次次滿分+1,十足社會精英的風範,結果成年之後當然是登堂入室進入政府架構,為熱廚房降溫袪火貢獻一份綿薄之力.

非常遺憾的是,這時間蒙古大軍和宋軍正在戰場上死掐,宋王朝輸光老本之後結業失業的蔣老前輩打死再也不進蒙熱廚房,乾脆搬到老家宜興的鄉下耕讀傳家,倒也自得其樂。

記住蔣老前輩的家鄉‘宜興'哦,這裡是江蘇一座名城,廣為大家所知的應該是宜興‘紫砂壺'吧,青蛙曾在一土豪家作客時,品嚐過用天價十萬的宜興紫砂壺沖泡出來的極品大紅袍,感覺到的不是茶味而是心情,那叫一個‘爽'。

除了紫砂壺,比較認真的是宜興的蔣氏世族,宋元王朝交接業務之際,原來在宋王朝政府中任職的蔣氏子弟各散西東,其中一位跑到浙江奉化縣隱姓埋名安家落戶。

青蛙比較木有討論的精神,不想去尋找奉化縣的蔣先生,或者是基於一種尊重吧,反正奉化蔣老先生夜讀之時,一定聽得到外面田野傳來的一片蛙鳴好不好。

時光苒苒歲月如梭,近代的奉化蔣氏家族產生一位驚天動地的風雲人物,他就是一代偉人蔣中正。

提到蔣中正就不能沒有毛澤東,這兩位大人物在近代中國的舞台上,攜手演繹了一段翻天覆地的精采巨作,他們的影響力至今不衰,比如超級敏感的台海兩岸。

唉,竟然不知從哪裡講起,乾脆休息一下,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長弓射雕自張揚


說的是發明始祖黃帝老爺,發明了指南車這種超時代的戰區定位系統,還有旱魃這種超級氣象武器,炎黃聯軍憑恃著先進的裝備,取得了一場場的勝利.然後有一位扛大旗的小士兵也不甘後人,用旗桿綁上粗麻繩,為這支百戰百勝的軍隊錦上添花,貢獻了長弓這種遠距離大殺器.
 

弓箭的制作過程,從選材用料到每一步驟的工藝技術,都有很嚴格的要求.比如箭羽,上好的箭羽有三等,上等的用料是雕翎,雕翎的抗風值超強大,風阻小速度快,中等的是鷹翎,次等的是雁翎.從箭羽選料上我們就可以很清楚地知道,地緣資源對於武器裝備的影響.大致上來說,北方產雕可以用上好箭羽,南方沒有雕只好用雁翎,這也解釋了為甚麼,北方的箭比南方強.

箭強並不是說,這代表著就能主宰戰場態勢,事實上,戰鬥力是由人員素質國家意志謀略策劃後勤保障氣候地勢...等八百多方面的因素而決定的,任何一方面出了一點小小的紕漏,都會影響最後的結果.

不管如何,反正發明長弓這種新式殺器的扛旗小兵,被黃帝賜姓,以小兵所發明長弓為姓,張姓誕生啦.

這件事沒完,中原農耕民族,用鋤頭的畢竟遠遠多於用弓箭的,因此張姓人員在軍隊的弓箭軍種中比較多,民間罕用張姓.這個狀況要來到少數族群中,事情才有了突破性的發展,張姓人口妥妥地劇增為第一大姓.

詳細的狀況是這樣子的,少數族群一般以狩獵畜牧為主,狩獵的第一工具就是弓箭,弓箭產品從炎黃部族技術轉讓到少數族群之後,少數族群也爭相以代表弓箭的張姓為榮,大家排隊登記改姓.然後在歲月漫長的族群融合中,張姓脫穎而出,逐漸成為中原第一大姓.
 

好了,說到張姓,我們第一要提的是張天師,張天師為我們這個東方文化貢獻的禮物叫作‘一人得道,雞犬昇天’,這成語經過時間的氧化作用之後,變得有些酸酸的味道.我們是有要求的品味之人,不要酸味,而且更進一步,要的是淳厚的原味.

這樣好了,我們來拜訪一下小張:

張籍

洛陽城裡見秋風,

欲作家書意萬重.

復恐怱怱說不盡,

行人臨發又開封.
 

小張張籍的唐詩,是不是悠遠淳厚的呢?反正歷經千年的歲月沉澱,小張同學的作品,依然芳馥如初.

這一首詩不一定能張揚小張同學的盛名,那麼我們再來一句小張的佳作,或許能幫助大家認識認識小張,‘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好吧,男兒有淚不輕彈,故欠明珠贈妻堂.還是不認識小張的,我們就再來一大張:

張繼

遼陽望河縣,

白首無由見.

海上珊瑚枝,

年年寄春燕.
 

不要說不認識大張張繼,張老大的一首‘夜泊楓橋’,唱響九州四海傳揚天下,雖千年而不衰.

文壇張說過,再來武林張,第一位算老張張三豐吧.張大爺開創武當山,以太極功夫享譽武林,主要是再傳弟子小小張張無忌,大展太極周旋於大美女趙敏和周芷若之間,演繹了一場三人行必無我妻,蕩人心腸的愛情節目.
 

最後壓場的是張白圭張江陵,這兩張都是同一人,張先生不是文壇翹楚也不是武林名宿,只是一位公務員而已.但是這位公務卻在史書上寫下斑斕的一頁,號稱大明脊樑’,他,這位老兄,大名張居正,大明隆慶年萬歷年兩朝的內閣首輔.

說起張居正,這個話題就大了,皆因張居正的事跡,和大明王朝的命運是息息相關的.離開了大明王朝的張居正,真的沒啥可說,反過來說,缺了張居正的大明王朝,這一段歷史也是不完整的.

好吧,張居正作為一位正常的個體,應該也有私隱的嘛.不過私隱這種事說起來,定義還是蠻複雜的,簡單地說,身為高級公務員,必定是公眾人物,社會的聚焦點.私隱這個人權對於他們來說有些遙遠.現在有種專業叫作‘狗仔隊’,放在古代,那是東廠錦衣衛、後代大清王朝叫作‘大內侍衛’‘血滴子’,這些有免責金牌護身的特殊群體聚集在‘公眾知情權’的大旗下,穿堂入室有如閑庭信步.

信也罷不信也罷,張大人反正生為大明官,死為大明鬼.

學界的共識是,張居正所處的萬歷年時代,正是大明王朝由盛極走向衰落的關鍵轉折點,代表作是黃仁宇的<萬歷十五年>,民間的說法是:明亡始於萬歷.

這是一個言論自由的時代,學界和民間的觀點必須得到尊重,雖然這些專業觀點對於我們來說總有一種霧裡看花的朦朧美,今天我們用一種草根角度來看萬歷的事

第一是,大明王朝的國運,脫不出中國歷史上各王朝興亡更迭的軌跡,所以儘管大明王朝曾經有著輝煌的業績,遠拋西洋的科技,無與倫比的文明,始終要服膺於歷史的終極命運.
 

第二,萬歷年間的社會科技,已經達到皇權體制的頂端,比如鋼鐵產量,糧食布匹陶瓷等各項民用產品,佔了世界總產量的2/3,超過一半.這個概念是,現在世界第一鋼鐵大國,中國的鋼鐵產量也只佔世界總產量四成,不到一半,已經把各國的鋼鐵產業打得滿地淌血.假若沒有雄厚的科技實力,怎麼可能達到這種水平呢.

當其時,倫敦大財團年盈利三萬英鎊(以購買力計算,約折白銀一萬兩)的已經算是巨富,可以進入下議院封勳晉爵呼風喚雨了.再看東方大明,東南土豪,年報說的是白銀千萬兩的交易好不好.

第三,張居正執政的萬歷前十年,是明王朝政治經濟的巔峰時代,縱使張居正在萬歷十年離世之後,萬歷皇帝靠著張居正積儲下來的國本,在軍事上都取得完勝,史稱‘萬歷三大征’,特別是抗日援朝之役,直接打趴日本,奠定了東亞三百年的和平環境,澤及後世的大清王朝.

第四,明王朝的衰亡,以東南士子為主的東林黨應記一大功,史書對於這一點直接翻篇的隱諱作法難逃歷史的譴責.首先是東林黨掌握了媒體話語權,將烈的黨爭責任撇得一乾二淨,一副令人作嘔的嘴臉.事實上,明亡之後,東林黨人紛紛丟下尊嚴,無節操地效忠新政府,然後在編輯‘明史’時,一樣下狠手把前明彈得一無是處,比如朱家皇帝偷懶之類,用於擡高大清王朝新皇帝的勤政形象.關鍵是這種不值一辯的膚淺邏輯固然能瞞騙市井俗世,卻逃不過我們的簡單推論.試想設若東林黨徒筆下所描述的都是爛皇帝,這個國家已經崩潰了八百年好不好,這個道理用膝蓋也能斷定的吧.

朋黨之爭,賭注是國運,這一鋪玩得比較大.
 

第五是,浙江無鍚的東林書院,是東林黨的大本營.而東林書院的背後黑金主,都是江浙土豪,東林黨代表江浙土豪集團的利益,是明文黑字板上釘釘,鋼鐵一樣的事實.好了,這裡牽扯出一段萬歷年走向衰落的公案,那就是政府稅收.萬歷三大征耗國庫十之八九,本來以萬歷的強盛,出現財政赤字不是事兒.事兒在於,小冰期氣候開始降臨,北方大面積旱災蟲災初現蹤跡,災民鬧事時有所聞,遼東滿清崛起擾邊,大明政府脤災抗清在在需錢,在國家財政困難的狀況下,東林黨維護東南工商土豪免稅的宗旨,如鋼鐵般堅強,任由政府工作舉步維艱.

這裡又牽扯出大太監魏忠賢,這傢夥雖然缺了一支棍,但不缺心眼,鑒於農業歉收農民盈利能力下降的現實,老魏極力籌措向東南工商徵稅,這種立場和東林黨的宗旨有著水火不相容的衝突,蘇州民變佔中就是在東林黨組織,當地土豪集團金主暗中支持下發生的反徵稅運動.細節就不談了,反正事實如鐵,魏忠賢把持朝政期間,遼東軍餉向來不缺,並且和遼東鐵軍的創建者,名臣孫承宗(袁崇煥之師),攜手組建關寧鐵軍,構築寧錦防線,起用東林黨人趙南星、熊庭弼這二位好打得之人,維持著大明王朝最後的尊嚴和輝煌.

魏忠賢最後被東林黨和崇禎皇帝聯手幹掉,遺體被塞到柴房角落.重點是東林黨接手政務後拿不出硬貨,天天喊著社會公義的口號來上班,至此,大明王朝的敗亡已是不可逆轉.話說崇禎皇帝跑到煤山自縊的前一晚,令近侍收拾魏忠賢遺體,然後大呼‘文臣誤朕’,從容就繩.

當屆朝庭文臣都是崇禎欽點的東林黨渣好不好.
 

第六,東林黨創黨元老中,不乏錚錚鐵漢,例楊漣、左光斗之士,暫且拋開東林黨的宗旨不說,楊、左二人被老魏抓到死獄,受刑打得體無完膚尚且談笑自若.重點在於,鐵漢只是個人行為而不是東林黨的風骨,大部分的黨內精英擅於拉布數錢而漠於國家公義,雖然這些黨渣經常把公義兩字掛在嘴邊.
 

第七是一宗歷史疑案,李自成流寇搗碎大明半壁江山,都是在中西部貧困省份之間打轉,數次陷入被官兵困死餓死的艱難境地中,也從來沒有向富庶的東南地區流竄以取得補養的苗頭,做法不符常理呀,這其中的不公開檔案隨著滿清八旗入關而湮滅.而東南地區雖然僥倖地避過這場戰亂,最終還是付出了拒稅的苦果,揚州十日,嘉慶三屠的慘案,並不是偶發事件,歷史的因果關聯必然產生早已注定的結果.

第八最後是,東林黨標榜清談,以書院這種高級學府作為幌子,利用媒體話語權,欺騙白癡的擁躉民眾,無所不用其極地採取不合作姿態向政府施壓,以維護背後黑金金主集團的利益,,,哦,走到這裡彷彿進入時空錯覺的畫面,必須趕緊地撤退,回到書叢紙林堆裡來訪老張捉字虱吧.

<冬夜石城船舟聽雨>.張居正

舟中擁被雨聲低

漏瀝蓬寒送曉雞.

四海百年多少淚,

傷心發在石城西.

全文完!

雪山消融彈指間


彈指一瞬間,蒼海變桑田,這種文學上的形容通常用來指時間過得真快的意思,主要是我們不是很滿足於表面化的解讀,俗話說看人看人品,看事看本質.那麼,彈指一瞬間的本質是甚麼呢.

沖上兩杯香茶,就讓我們好好地來掰一掰.

彈指用於時間速度單位,原創者是佛教的說法:一剎那為一念,二十念為一瞬,二十瞬為一彈指,二十彈指為...算了,一彈指換算為科學時間單位,等於7.2秒.

按照以上的換算公式,一瞬間等於0.36秒,一剎那等於0.018.

所以我們一下筆就寫:彈指一瞬間甚麼的,那是相差二十倍數的兩種時間速度.重點是,就算把時間擴大到一萬一億倍,蒼海真的就會變成桑田嗎?

好吧,在渺渺的宇宙時間觀點來說,地球幾千萬年還真的是秒級單位,喜瑪拉雅山頂的海洋貝殼化石,無聲地印證著有關蒼海桑田的瞬間故事.

說到喜馬拉雅山,這個世界最高的山脈,山腳兩邊誕生出兩個神奇的地方,山北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山南是南亞次大陸。次大陸有一個號稱南亞小霸王的,就是印度。

印度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國家,但又不能算是古國,古印度的文明和那個族群,已經湮滅不可稽考,世界上有太多的這種先例,若南美的瑪雅文明,古埃及文明,甚或地中海的希臘文明,這些文明的傳承基本上是斷斷續續,吉光片羽(原文錯植為:吉羽片光,謝謝網友AH Gwai指正)似地殘留在其他族群的宗教信仰中。

世界只有華夏文明,數千來年一脈延綿,薪火傳承,獨此一家別無分號。

說回印度吧,歷史上只有短暫的統一王朝履歷,而且必須拜外來族群所賜,比如亞歷山大東征,突厥人,阿拉伯人,亞利安人相繼在這裡建立起一些臨時王朝歷史上的大部分時間,印度是以無數支部落土邦王公的形態,在這塊土地上各顧各的生活。這種靜態社會一直到近代,英國東印度公司在加各答建立殖民政府,印度才算是邁進了國家的行列——雖然是殖民地國家。
 

二次大戰西歐列強內鬨,英國元氣大傷不得以退出印度殖民地,然後習慣性地留下了伊斯蘭和印度教這兩支教派衝突的禍根,所以印度脫英獨立之日,也是印度巴基斯坦分道揚鑣之時,從此之後,這兩家時不時就要捋起大棍來幹一場狠的。

要說印度,跟著英國宗主國時沒有學到啥硬本領,比如科技啥的,公權力的選舉制度倒是學了一套套,然後自鳴得意地號稱民主。然而世界村的村民們真心地感受不到這種粕來民主的正能量,比如性侵之都,掛車之國之類。要命的是,這個民主國家隔三差五地撩人打仗,印巴三次戰爭血流成河,國內的宗教衝突也是令人蠻皺眉的樣子。好吧,這個民主國家,夠搞笑的嘛。
 

如果這樣還不算搞笑,好吧,真心的不算搞笑,最近也就是七七的時間,印軍以槍口向下的非戰鬥方式,侵入中國洞朗地區,後面負接應的五個精銳山地師,荷槍實彈進入戰備狀態。

直到這個時候,準備戰爭的前夕,國防部才發現,印軍的軍備短缺,不足於打一場中烈度的邊境衝突戰,然後這才火急火燎地無上限地滿世界採購軍火。

這樣的軍隊扯罷啦,趁早一點放暑假,免得出乖露醜。


全文完

千山鳥絕人蹤滅

先來說一說潮州 。 潮州自古以來,就有一群鱷魚在江裡面快樂地生活著,因此這條江就被當地人命名為:鱷魚江。長年累月下來,鱷魚把江中的魚蝦都吃完了,就開始吃人,幸運地躲過鱷魚口追殺的鄉民,就改口把這條江稱為:惡江,然後報警希望官府為民除害。 警方雷厲風行,立即派得力幹員偵查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