堤上女郎踏歌行


事情從上個星期天開始.

那天,到沙田辨完事回轉去火車站,行經瀝源邨連接沙田中心天橋,兩位阿姐正在天橋口派單張,硬是塞給了青蛙一張宣傳畫本,有圖為證:

宣傳的是香港文化中心舉<中國古典舞精品-大美不言>,由香舞蹈團和北京舞蹈學院聯合演出.

香港舞蹈團有超多的佳作,但是若果論起中國古典舞蹈,這個世界上除了北京舞蹈學院(暱稱:北舞),還真的不作第二人想.北舞匯聚了華人世界的舞蹈精英這個不算,香港舞蹈團也是蠻多舞蹈高手,況且獨的中西文化風氣,也是一時無倆的嘛.我們想說的是,北舞的鎮院之寶,孫穎老師,現代研中國古典舞蹈的第一人,那可是頂呱呱,不是說著玩的.

孫老師已經於09年前仙逝,留下曠世代表作品堪稱不朽經典:

踏歌、楚腰、谢公屐、纨扇仕女、铜雀伎.

衝著北舞的大名,青蛙順手抽出手機在城市售票網下訂單,並且聲明非要前排的座位不可.

接線服務生非常有禮貌,不厭其煩地為青蛙解說座位分佈和視察角度,超讚的專業態度,正正應了一句金句:今時今日,咁嘅服務態度先至得嘅.

閒話表過,青蛙要的是日場,今天下午3點準時在尖沙嘴的文化中心大劇院開演.
說的是香港舞蹈團和北舞的聯合演出,實際上大部的節出場表演的都是香港舞蹈團在擔綱,北舞只派出數位舞蹈員客串表演,也正因為這個原因,讓我們找到了一些話題.

首先是香港舞蹈團演出的中國古典舞水準,評價就一個字:

.

棒完之後,我們再來看一看怎麼樣的一個棒,首先是中國古典舞之精粹,看的是手法/身段/步法,這些都有一套勁嚴謹的講究,絲毫馬虎不得,比如最基本的蘭花手,蘭花指,扣指曲指的動作差之毫釐,就不能像是古典的嬌媚作派(,說的是女生動作),結果就會謬之千里.在這一點上面,單從動作而論,香港舞蹈團的美媚們委實做的好得不能再好了.

動作是基本功,群舞的觀賞性還在於劃一的默契技巧,這點需要很強的團隊節奏,這一點讓我們想起了北京大閱兵,受閱士步過天安門前那種整齊劃一的軍操正步,簡直俱有氣吞山河輾壓天地的龐大氣場.

感覺上群體舞的動作要達到整齊劃一,比閱兵踢正步還要難.這是因為閱兵踢正步也就一直向前走,不需要舞翻滾之類各種動,若是從這個角來看,香港舞蹈團的演員們翻滾之餘也能毫無懸念地保群舞動整齊劃一,真真的不簡單了.

台上一秒鐘,台後十年功,為香港舞蹈團演員們精的表大聲喝采.

當我們再觀賞北舞的演出時,就會察覺到香港舞蹈團員和北舞團員的細微差別了,不錯,這種差別,來自於文化氛圍的不一樣,直白地說,那是一種氣質,氣質的差異.

香港舞蹈團的特色,在於精確的舞蹈動作,一絲不苟的表演精神,然而,恰恰是這種優秀的精神面貌,近乎十全十美的演出,讓我們平空生出一種惆然若失的感覺.

得其形而不得其意,得其表而不得其神,說的是舞蹈動作的形和表,可以通過刻苦的練習而臻至於完美.而要獲得舞蹈的意境和神采,這個就和氣質有關聯了.

氣質的養成,到文化氛圍,所周知香港的文化氛圍,用融會中西來形容,大概率是沒有異議的.而融中西氛圍下成長凡表演者來表演中國古典的精粹,,,,說的還是氣質.

事實上,就算是北舞的演出,也有不同的版本.比如‘踏歌’, ‘踏歌可算是北舞的經典佳作,08屆北舞和16屆北舞的演出就有天壞之別,總的來看,這個古典舞是越演越現代,就快變成現代古典舞了.

無論如何,香港舞蹈團加油,北舞也要加油喔.

雜曲歌辭·踏歌行  (節選頭四句)
[] 劉禹錫

春江月出大堤平,堤上女郎連袂行。

唱盡新詞看不見,紅霞影樹鷓鴣鳴。


.

香滿乾坤萬里春

不甜的不是西瓜,不吹的不是青蛙,這一篇就來吹一吹電子科技吧.

首先要說的是,世界上各個國家的電子科技實力排名,美國佬認了第一,估計沒有哪一個國家敢認是老二老三,也就是說,美國電子科技領先世界的地位,拋離其他國家不僅僅是一條街的距離,可能是九條街,甚或是不可跨越的水平.

,看青蛙吹得,估計連當事人也聽不下去了,這種捧殺蠻肉麻的.

肉麻歸肉麻,國際間的電子科競爭不會因肉麻而偃旗息鼓,相反的是,世界老大倚仗著超強的電子科技應用在軍事領域,打遍天下所向無敵.

顯著的案例多不枚舉,比如說數天前的攔截疑案,美軍一口氣放了105發精確巡航導彈,這件事如像也不需要事取得授權批准,反正實力擺在這裡,炸你沒商量.

其實美軍的終極目標不在中東,而是東方某國,某國說好了的去產能,結果是基本上把全世界富國的的產能都去了,自己卻領著一班窮哈哈擼起袖子大幹特幹,搞得剪羊毛大戶敢怒不敢言,苦在心頭口難開.這不是太平洋司令三番五次地威嚇要把某國炸翻,以洩心頭鬱悶的嘛.

但凡是稍正常的人,都知道和某國開幹的毀滅性後果,因此大家也都知道看到了,狂妄的後果就是被驅逐離場.

硬來的行不通,挑釁難免,因此抵近偵,自由航行這些劇玩著花樣逐一上演,大家也就習以為常.不鬧出一些動靜,還真的不是霸主的作瘋,就當作是涮存在感吧.

抵近偵察,自由航行這種活,總不至於說套上一絛底褲就上來哦,那是欠抽的樣,這種邊,靠的是甚麼?沒錯,靠的是超強的電子科技.

中國的現代三大恨,直接都是電子科技不如人的結果,哪三大恨?銀河號事件/黃海潛艇追擊事件/台海危機事件.

這三大恨的政治博弈就不說了,單說電子科技戰,在銀河號事件中,美國利用科技手段,關閉了銀河號的GPS導航訊號,致使這艘貨櫃船在公海上漂遊./黃海潛艇追擊更是驚心動魄,共軍潛艇被美軍航母戰鬥群的反潛機追擊達一星期,期間美軍用火控雷達鎖定共軍潛艇7次並模擬攻擊,也就是說,這艘倒的共軍潛艇共挨了7次炸彈,而無反擊之力./第三恨是台海危機,話說老共在台海軍演,美軍太平洋第七艦隊派出一隻航母進入台灣海峽自由航行,壓制老共的軍演.航母開進海峽所到之處,強大的電子干造成沿海老共軍事基地的雷達一片漆黑,軍演最終虎頭蛇尾草草收場.

養晦韜光的代價,就是換來一張入世通行證,老共自此整軍經武,走向科技建軍的道路.

老共電子科技的實戰運作,當始於劃定東海防空識別區.老實說,沒有一定的電子科技能力,怎敢奢言防空識別.而且這個識別區重疊匯集了電子科技的精英國家,美國不用說了,單單是日本、韓國的電子科技,都不是善荏.

結果大家也都看得到,幾大門派空軍電子科技的鬥法委實精彩紛呈,公開訊息說的是自慰隊的軍機數次被老共軍機的火控雷達鎖定,被迫放干擾彈逃命.好吧,姑且相信丟人的是小本,美軍還沒出場.(鬼才信呢)

蘿卜和大棒的大棒終於亮麗登場,不上不行,小囉嘍們都頂不住了,然後南海自由航行的一幕幕劇情也在驚嘆聲中開演.比較尷尬的是幾個回合下來,美軍鬧了個灰頭土臉,被圍觀、警告、驅離的滋味,好像灌啤酒一樣勢不消停,著實晦氣!

老共的電子科水平,最有權威性鑒定的是美軍,其他人說的都不算.如果還有人持異議,第一個不答應的鐵定是美軍兄弟.

這個說的是國防層面的高尖端電子科技,那麼民用的電子科技呢?

比如中興事件.

中興事件,我們從法律及政治這兩方面入手闡述.

首先是法律層面的依據,美國政府所持的依據是中興違反聯合國對伊朗的制裁禁令,私自向伊朗出口電訊高科技產品,這一手立馬堵住了老共的咀.要知道,老共可以無視美國的單方面制裁,但一直支持聯合國決議的.

中興事件暴露出中國相當一部企業在急遽擴張過程中,對於國際規認知的缺失.這種負面印象對於我們來說也並不陌生,俗稱‘土豪’.

財大氣粗,比如,油尖旺街道上車水馬龍拉著手推車載滿奶粉罐藥油七星茶的遊客,文明一些好嘛.

文明不是天生的,世界上白人黑人的嬰兒拉屎撒尿,那不能算文明,那是生理作用,文明的風必須通過教育才能夠建立,說到這裡突然想到反國教群體,雖然這個群體在行為上沒有推車仔買奶粉甚麼的,但是在思維上還是處在拉屎撒尿的階段,俗稱:一擔擔.

說回對於土豪的文明教育,政府固然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就中興高職管理人員來說,外籍精英也不在少數,怎麼會落到違規營運的地步呢?好吧,這個拆解還是由中興來公關,不需我們猜測,主要想說的是,同樣是打家劫舍,打正旗號劫富濟貧的通被尊稱作大俠,明火執仗的那叫匪徒.

政治層面的中興事件,適逢貿易戰開打之時,若說兩者之間沒有關聯,那是掩耳盜鈴的說法.已知的共識是,美國出手快狠準地擊中了國產芯片的軟肋,中國在這方面實在是沒有拿得出手的籌碼.

我們在上面有關中美兩軍在電子戰方面的交鋒己經討論過,最有資格來評價共軍電子科技水平的機構是美軍,美軍在電子科技戰領域並不佔有壓倒性的優勢,奧巴馬時代,美軍已經將第一島鏈的重點防務後撤到關島一線,以避開共軍日漸高調的電子科技壓力.小本丟了釣魚台列島的實際管轄權,連家門口的宮古海峽都被共軍當作散步的通道,沒有過硬的電子科技水平,想都甭想.

國產芯片的軟肋不在於尖端研發,而在於民用領域.也就是說,中國空有高尖端的電子科技,但是缺少投放在市場應用的商業操作.

之所以有這種短板脫節的現象,和國際化分工合作的思維有關.按照國際化分工合作的規則,原則上就是利用當地最具競爭力的產品,達到效益最大化的目的.以芯片技來說,最成熟的芯片技術在美國,採用美國芯片,中國組裝生產,是效益最大化的操作方式.關鍵是,沒人預算到,被國際化抽乾血液的老美,說不幹就悍然不幹,轉彎不打燈的那一種.

說到這個份上,好吧,世界是人類的世界,沒有誰,地球照樣轉,太陽依舊從東邊起西邊落是不是.老美不幹照樣有其他人幹,俗稱‘一雞病一雞鳴’,老歐優質的芯片行業早已盯住東方大市場流了一灘口水,之前限於老美的壟斷性獨食無從下手,現在老美自宮退出市場可好了,說的是一年數千億美刀的交易,天下掉下來的餡餅.

國產芯片市場化是遲早的事情,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反正某國在反對派的叫賣聲中,年年都是崩潰的曲調,換一點新意好不好!

有請老王以詩結尾吧:

<白梅>•明初.王冕

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
忽然一夜清香發,散作乾坤萬里春。

!

堤上女郎踏歌行

事情從上個星期天開始 . 那天 , 到沙田辨完事回轉去火車站 , 行經瀝源邨連接沙田中心天橋 , 兩位阿姐正在天橋口派單張 , 硬是塞給了青蛙一張宣傳畫本 , 有圖為證 : 宣傳的是香港文化中心舉 辦 < 中國古典舞精品 - 大美不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