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民何計樂樵蘇


社會上的階層,素有‘三教九流’之說,三教是:儒、道、釋,其中的儒和道是土生土長的國產貨,釋教是簡稱,全名為‘釋迦牟尼’,教派經典中譯音原意為釋加族人的聖者,這位聖者在尼泊爾創立了佛教,傳到中原地區後,國產化的名稱以創派者的族群稱為釋教。九流的分類隨著時代的進步而有所變化,比較帶有政治傾向的說法是: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醫、六工、七匠、八娼、九儒、十丐。

從這個排名表可以看出,娼者的社會地位比乞丐高了兩級,所以俗稱‘笑貧不笑娼’,‘貧’比‘娼’更加難堪。至於九儒,後來也被黑化為‘臭老九’,泛指讀書人。

那麼,排名第一的‘官’是不是很得意呢?這個也不好說,根據‘槍打出頭鳥’的慣例,官老爺隨時都會變成被打的鳥,而且這種局面正在世界各地範圍內如火如荼地流行。

包括官老爺在內的每個階層都有壓力,這就是傳說中的‘亞力山大效應’。

話說‘臭老九’這個鄙視性標籤的本質上不折不扣的政治口號,說穿了只不過是曇花一現的、特定社會環境下的一種異質現象。事實上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聲音在民間擁有強悍的感召力,高唱入雲,讀書人的地位在任何時候都是不可撼動的。比如詩人松哥,獻身於讀書事業無怨無悔孜孜不倦讀了一輩子的書,73歲那一年終於如願以償地考上進士。

唐 ∙曹松

澤國江山入戰圖,生民何計樂樵蘇。

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一將功成萬骨枯’已經成為千年金句,我們來侃一侃詩中第二句,句尾的‘樵蘇’這兩字是幹嘛的。

首先是‘樵’字,我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名勝西樵山國家地質公園,據說西樵山在五萬年前是一座非常活潑的火山,有事沒事都要噴一些火來刷存在感。後來噴完了火變成一座死火山。本來死火山到處都有,廣東的死火山則相當罕見,因此西樵山這座死火山成為廣東名勝也就不令人覺得驚訝。以至於西樵山的架勢特色必須先放一邊,正在說的是‘樵蘇’之中的‘樵’,指的不是名勝景觀,而是一種社會階層,俗稱‘樵夫’的是也。

‘樵夫’的職責就是負責斬柴,收柴的工作則由‘樵婦’來收拾。然後我們查了一下三教九流的劃屬,斬柴佬委實不屬於三教九流之列,這一行業大概是‘不入流’之類。

千萬不要小瞧不入流,讓我們真心地告訴你,人類歷史就是由無數的不入流之蟻民創造的。

比如‘樵王’,呃,老王又無端端躺槍,這就沒有甚麼好說的啦,遇上青蛙,老王老李甚麼樣的可能都會發生的嘛。

‘樵王’的真實姓名叫‘王質’,王質先生是一位敬業樂業的斬柴佬,以斬柴賣薪來養家糊口樂天知命,意外的事件從貪吃一粒紅棗開始。話說某個陽光明媚的天氣,王質先生如常和娘子吻別之後興匆匆地上山工作,然後看到山林深處有兩位仙風道骨的老頭在博弈捉圍棋,你想先生這人也沒讀過幾年書,看到琴棋書畫只會琢磨賣幾文錢的山野樵夫,圍棋這高深玩意對他來說實在是有如青蛙戲水---噗通噗通,於是繼續埋頭趕路。

如果就這麼簡單地路過,也就不會發生後來的無數風波。話說‘樵王’王質路過兩位老頭的身旁,突然一陣奇香攻入鼻子,這陣香氣隨即侵入到五臟六府,令人頓覺神清氣爽全身舒暢無比,大概是達到了武林界人士夢寐以求的打通‘任督’兩脈。王質不由自主地大叫一聲:勁香的棗子。捉圍棋的老頭嚇了一跳,抬頭說道:莫叫莫叫,紅棗隨便要。

王質道謝了一聲,老實不客氣地抓取擺放在石桌上的棗子就往嘴巴裡面塞,然後裝作一副對圍棋蠻有興趣的樣子,一邊吃棗一邊觀棋。

不知不覺日落西山夕陽滿天,也不知兩位老頭捉圍棋的戰況如何,反正老頭把手一攤,說小子你的斧柄都爛了,該回家看看。說完嗖地一聲就幻化成一道輕煙不見了。王質著實吃了一驚,拿起爛得只剩下鐵的斧頭趕緊一溜煙地下山回家。

柯木質地堅硬,常用來制作農具器材,特別是受力耐撞的斧柄一般是柯木材質,延伸下來,斧柄也泛稱‘柯’。

家已不是從前的家了,村子裡的人也不認識王質了,最後王質費了十牛九虎之力纔搞清楚,這一來一回的時間已經是過去了五百年。這種超時空現象在成語中,一句話就說清說楚了: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想一想真心的超恐怖,到山上轉了一圈,時間已經過了一千年。

‘樵王’王質的人生怎麼走下去,就留給八卦媒體來持續關注報導吧,我們說的是這宗案子引出的成語叫:王質爛柯,那座山被冠名‘爛柯山’。相信沒有幾個人喜歡到爛柯山行山的吧,除非想體驗一下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感覺,不過這種玄幻的奇蹟是我們所不建議實施的。

斬柴都能斬到這種轟轟烈烈的水平,果然是名符其實的‘樵王’呀。

就完‘樵’緊接著來說‘樵蘇’的‘蘇’,‘蘇’的筆劃以草頭起步,原意指的是草本植物,泛指綿延不息的生命力。‘樵蘇’連在一起用,那就是斬柴割草的意思,泛指社會草根階層最基本的生活訴求,現代叫作‘人權’的的概念。

全文完!

攜風入竹萬竿斜


這一篇談的不是雪月風花,但是卻要借雪月風花來開題。

先上場的是霸氣滿滿的老毛,以一首有大氣磅礡的《沁園春雪》獨占人間第一詠雪的詞,‘北國風光’鸁來無數的點讚。

緊隨其後的,就請老李吧,說的是雪月的‘月’,‘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俘獲了每一位小朋友小小的心靈,特統領小孫女朗朗上口倒背如流,榮膺新生代粉圈代言最佳範兒。

最後是花,來一首風骨錚錚的花詩:

墻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

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

這一首詩的作者是隔離老王,王安石。詩中描述的‘梅’是梅開二度的白梅花。

好了,漏了第三的‘風’,補一首:

《風》  李嶠

解落三秋葉,拂開二月花。

過江千尺浪,入竹萬竿斜。

這位老李不單止寫‘風’贏得人氣,事業上更是拉風,號稱是武則天時代的‘三朝宰相’。好吧,這位老李前輩的仕途生涯不是我們的焦點,回到剛剛正在說的詩‘風’。

風從哪裡來?‘風’的本質,是空氣流動的一種形態,好了,那麼空氣憑甚麼流動呢?這個問題麼,簡單地說,空氣流動的原因,是因為地球表面包括地面及海面,溫度不一而造成的。熱空氣上昇產生的填補效應,就是風。

空氣流動產生風,風的能量,簡稱風力。人類最早使用風力,比較知名的是‘帆船’,而且在風帆的創新研發設計項目上,中國古代的科技水平輾壓各國一枝獨秀‘可移動風帆’,這種技術最大限度地減小逆風阻力,充分利用了風力的能量,高度體現出風帆科技成果的成語叫‘一帆風順’。其實在陸地上,鄉下普遍使用風力的案子有的是,大型的比如風力輸水,常見的比如曬谷場,農家利用風力來吹走篩濾谷物中的雜草雜物,以及轉動的輾米石磨盤。

現代科技利用風力驅動的機械裝置,比較著名的是荷蘭的風車,主要用於環保發電,以至於攢來風車之國的美譽。

風力的級別以秒速來劃分,一般每秒5米左右的風力令人感到舒適,每秒10米以上就能刮起沙塵,每秒20米以上就納入強風級別。這個說的是自然界的風力狀況。而在實用科學上,風力廣泛應用於各行各業,比如建築行業用的風砲,航天器設計用的風洞,小至制造行業用的空壓機,單車打氣機,輪胎風的應用無處不在。

然而風這種東西卻是看不見的,人們也只能憑感覺來應應到風的存在。而且據瞭解,真空狀態下的太空是沒有風的,天文學上的‘太陽風’不是我們常用意義的‘風’,

那是太陽上層大氣活動異常而射出的等離子體,這種等離子體以每秒500公里的超音速飛逸形成帶電粒子流,所產生的壯觀形狀好像地球上的‘風’,所以被天文學家冠於‘太陽風’的名稱,但祂切切實實不是風,是星際電子粒子劇烈運動的形狀。

‘風’也可以用來形容一些抽象的感受,比如文學上,有‘文風’的說法,說的是作者的行文格調,‘高風亮節’是讚許一個人的品格行為,風紀是學校的脊樑,校風不正,社會上的邪惡風氣就會輕易地進駐校園,這些是高大上的用法。也有草根的流行語比如‘風聲緊’,描述誇張行為的‘抽風’。

‘抽風’的本意是醫學上的一種癲癇病癥,有病的風叫‘瘋’,俗稱‘神經病’。使用‘瘋’這個字彙並不完全指的是負面影響,比如魏晉風流時代的‘竹林七賢’,這幾位老兄賣萌的故事一直被視為鄙視名利崇尚自由的典範,文學成語叫‘裝瘋賣傻’。

‘裝’是一種技術活,下面就用一段兒童不宜的註解來結束全文吧。

註:‘裝’在這裡的完整意思指的是假裝,裝模作樣,形容一種虛偽的行為,但是作為斥責用意的‘裝’,現代來說更多指的是‘裝B’,‘B’是北方方言,雌性動物生殖器的諧音,延伸解讀為‘裝出一副臭模樣’之意,另有貌似比較正面的‘牛逼’,開罵的髒話叫‘馬逼’,這個‘B’‘逼’字和上一篇提到雄性動物的‘扯淡’都是隱有‘性器’特徵的含意。

雌雄的另類詞意都被青蛙扯完,閃!

全文完!

盡道隋亡為此河


這一篇,用一小段感歎來起文。

說的是青蛙本尊,星目劍眉英氣逼人,一襲春衫兩袖文風,端的是濁世翩翩佳公子凡塵暖暖文藝男,閒時穿越古今遊戲書海,靜夜唯好激昂文字指點江山,偏偏以青蛙的醜陋面目示人。其實我們又不是要來報名參加選美,改名青蛙的本意是取其井底觀天而己,和顏值無關。

現實生活中需要拋頭露臉,容貌形象是一門學問,在這種狀況下,顏值就會在各種環境下突顯出重要性。比如大唐王朝的名人皮日休先生。

落盡殘紅始吐芳,佳名喚作百花王,

競誇天下無雙豔,獨占人間第一香。

先生這一首名詩讚的是號稱百花之王的牡丹花,他的老頂爺拜讀之後,不甘後人也來一首讚花詩:

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

衝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殺人魔黃這一首‘菊花詩’霸氣曝天,先生看了之後只好潛水不敢哼。

這兩位都是同時代的文人,分別在於黃巢考不上功名,先生則順利考中並加入公務員班子。

那麼,考不中功名的黃巢怎麼反而成了皮先生這位新科狀元的上司的呢?

首先是青蛙在這裡賣了一個關子,第二纔是重點,和兩位花詩人的顏值有關。據說先生的長像相當不敢恭維,可能已經達到火星人的級別,他若是認了醜樣第二的名次,馬雲也不敢認第一。所以先生雖然以爆分數的成績考中功名,其實在職場中也不是很得意,都是顏值惹的禍。後來黃巢扯旗佔中,掙得殺人魔黃的名號,並且在一次和政府軍的衝突中俘獲了先生,先生乾脆投入黃巢叛軍,開始了詠花殺人的生涯。

話說某天,先生隨軍經過揚州,渡過大運河的時候突然間大發思古之幽情,令手下以運河水研墨,大筆一揮又是一首絕的:

盡道隋亡為此河,至今千里賴通波。

若無水殿龍舟事,共禹給功不較多。

先生把楊二公子開鑿大運河的功續比作大禹治水,但是對楊二公子的歷史功續劃出了一條紅線,這條紅線就是‘若無水殿龍舟事’,說的是當年慶祝大運河隆重開通的典禮上,作為頭號剪彩嘉賓的楊二公子,別出心裁地安排了一齣令人驚喜的節目,那就是找來一隊千嬌百媚的美女拉龍舟,至於楊二公子是不是意氣飛揚地在龍舟上面擊鼓耍樂,史官沒有留下這一方面的記錄。

先生的角度而言,楊二公子的做法過於高調,特別是美女拉舟的創意,可謂是空前絕後之舉了。青蛙的見識屬於孤陋寡聞一族,真心地不曉得健力士世界大全有沒有這一方面的紀錄。

相對來說,先生的老友胡曾先生對於楊二公子大運河的評論層次級數就比較Low

胡曾

千里長河一旦開,亡隋波浪九天來。

錦帆未落干戈過,惆悵龍舟更不回。

先生的年齡比先生痴長2歲,見識就短了一截。先生也把運河和龍舟相提併論,關鍵是他的論點卻是放在運河開亡隋來,當然這個口徑是歷代的共識,也就是大與土木建設工程等於勞民傷財之荒謬論斷。

對於運河的評論,比較好笑的是乾隆皇帝。

乾隆

運河轉漕達都京,策馬春風堤上行。

九里崗臨御黃壩,曾無長策只心驚。

大運河的主要功能是漕運,也就是把江南漁米之鄉的豐盛物資通過大運河運到北京,促進南北商貿活動。這一方面乾隆是明白人,完全拋開了大運河的政治爭議,直接插入闡明大運河的經濟功能。主要是乾隆反映,在大運河的堤霸上面策馬觀水的時候,感到心驚。這是幾個意思嘛?第一是從來沒有人說大運河的堤壩很險峻,事實上大運河的堤壩不但止不險峻,而且是可以直接在堤壩上面跑馬的畫面。再說以乾隆自稱‘十全武功’的名譽來說,小小的堤壩再險峻也遠遠比不上乾隆年代的十件重大軍事行動,說的是刀山火海血流漂杵的場面好不好。

乾隆的心驚大概是為作詩而故作煽情,只能博取青蛙一笑,我們說回先生和大運河。按照先生的意思,如果楊二公子的行事作風低調一些,不搞美女拉舟這類博人眼球的節目,那麼憑籍開鑿大運河的功續,楊二公子的歷史定位比起古代聖賢大禹治水來說真心的不遑多讓。

歷朝歷代都有開鑿修建大運河的紀錄,說到美女拉舟這一類精彩表演,楊二公子的排場遠遠比不上乾隆皇帝六下江南的盛況。

實際的狀況是,楊二公子事件,是延續了南北朝亂世紛爭的最後一次餘波,在南北朝時代,關隴政治團體經過血拼在和各派地方勢力的角力中取得上風。到了大隋天下一統,關隴政治團體中的內部派系又來了一次大整合,結果由李唐派系完勝,從而也開啟了中國歷史上和大漢王朝相提併論的盛世,史稱漢唐盛世,至今世界各地的‘唐人街’依然是響噹噹叫字號的金漆招牌,而沒有宋人街明人街甚麼的,乾隆代言的清人街更是撩起吹雞群毆的火頭,不提也罷。

這纔是楊二公子大運河的命運脈絡,龍舟美女勞民傷財甚麼亂七八糟的基本上是文人扯淡。

全文完!

(下文未成年不適),註釋:‘扯淡’是扯蛋的諧音,‘蛋’在這個詞性本意指的是雄性生殖器官,生理學上稱為‘丸’的東東,由扯蛋延伸出來的詞彙為‘蛋疼’,這兩詞彙隱含‘亂搞’之意,諸君慎用(一笑)。

入秋雁歸在花前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說的是大米國的‘亞太戰略對比‘印太戰略’,到底哪一個戰略纔俱備有效的操作性,現在來下結言之尚早.我們要說的對比,焦點不在於戰略策劃方案,而在於兩個馬前卒, ‘亞太戰略所倚賴的小本國以及‘印太戰略所倚賴的阿星國.

眾所周知,小本是中華文明海外兵團的佼佼者,東施傚顰的繼承者,在這種鮮明的東方文化內涵中,有一絲文化紐帶穿在三個國家之間,這個就是誕生於印次大陸的佛教.

佛教傅入中國的故事,始於洛陽白馬寺,然後再幅射到韓國,東渡日本,這一段歷史就不說了.要說的是, ‘亞太戰略撩撥起小本對東海及釣魚島的非份之念,一度逼使中國開枱談判共同開發東海油氣田,問題出在小本操之過急,悍然將釣魚島收歸國有.這一侵權行為直接觸犯老共執政的正當性.結果老共反枱散水,並劃定東海防空識別區作為反制措施,同時千帆齊發,海警船隔三差五到釣魚島區域宣示主權.一連串直鈎拳把小本打得啪啪眼冒金星,幕後大米國不得不親自上陣, 在南海另闢戰場和老共叩板來減輕東海方向小本同志所受到來自中國的強大壓力..

財大氣粗的老共已非吳下阿蒙,看到老美出頭為小本撐腰,就說那好吧,咱來玩一鋪大的.於是露基建狂魔的猙面目,拖上幾隻吹沙船跑到南海幾個屁眼大的島礁,一夜之間吹出幾個島嶼.第二天天色末光,新式戰機轟轟聲地這些島嶼上面玩起降遊戲.膛目結舌的老美氣憤地抗議,說遊戲規則不帶這樣玩的呀,是自由航行好不好.

老共說好呀,只要不超過國際規則12海浬就請隨便航你妹.

這不是屁話嘛,話說吹島都快連成一片新大陸了,哪裡去找12海浬.

埋怨歸埋怨,吃飯拉屎的事天天要做不能停下.要說這老美能有多折騰就有多折騰, ‘亞太戰略此路不通,‘印太戰略應聲而出,馬前卒由有心無力的小本換上神奇的阿星.

阿星被選老美選中並不是一早內定的劇本,這個和老美精英階的認知有關.在老美精英階的認知中,埃及文明和印度文明,都比中華文明更加古老悠久,好吧,既然新興的西方文明搞不定古老的東方中國文明,那麼咱就用一個更加古老的東方印度文明來碰瓷,說不好可以帶來意外之喜.

在國家博弈的層次中,要贏得勝的喜悅,必須要有堅實的知識基礎.反證的一句話就是‘沒有知識是一種悲哀’,老美精英階層所認知的印度文明,欠缺了一隻關鍵的字眼,那就是‘古’.古印度文明,和現代阿星有毛關係?

現代阿星的來歷,只能從英國殖民印度以後開始算起,那時是乾隆二十二年,公元1757,清朝進軍天山北路收復新疆,英國的東印度公司來到印度次大陸,和這裡的統者莫臥兒王朝幹了一仗,然後纔開始支當地土著鬧革命,這些土著自此纔發成了現代的印度主體民族,即阿星.

莫臥兒王朝的主體是蒙古族分支,統治印度的最後王朝。在此之前2000年期間,印度次大陸是一片蠻荒之地,數百個老死不相往來的土著部族散落分佈在這一片土地上各自生活,部落酋長是最高統治者,沒有中央政府的影子,間中有些短暫的外來政比如馬其頓的亞歷山大,雅利安族在這昇旗,也是人走茶涼的境,輕輕地來輕輕地走不帶一片雲彩的劇本,以至於要在印次大陸來談文化,開甚麼玩笑.

話說莫臥兒王朝,是蒙古帖木兒大帝的曾孫子巴卑兒建立的,說到帖木兒大帝,西方人就要膜.因為當時強大的奧斯曼帝國(今土耳其)把東羅馬帝國拜占庭王朝打得超級暈菜,而帖木兒則崛起中亞,一路向西降伏了中東強國波斯帝國,隨即馬不停蹄地向另一中東強國奧斯曼帝國發起進攻,逼迫正在和西方拜占庭王朝交戰而且佔盡上風的奧斯曼帝國不得不回過頭來向東應戰,但是一仗就被帖木兒清袋,連奧斯曼帝國的皇上都作了俘虜被關進獸籠飽受虐辱.這一仗無異救了西方拜占庭王朝一條小命,後世的西方學界把這一件大事提拔到文化層面來看待,結論是這一仗‘延緩了伊斯蘭文明對西方基督文明的衝擊’.

帖木兒和當時東方一代雄主朱元璋是同一時代的人,當時明軍正在對逃竄到北方的元蒙軍隊採取大規模的軍事行動來拓展國防安全空間.元蒙軍方抵不住明軍的強大攻,除了歸降外,有部分逃奔到帖木兒地盤的哭訴如何被明軍絞殺.這些對明軍強戰力的描述在帖木兒心中留下不小的陰影,以致於帖木兒有生之年都不敢和明軍交火,一直到臨去世前纔裝逼式地向東挺進.

但是對不住,還沒有見到明軍的蹤影,帖木兒自己在半路上就病死了,以致於後世對於帖木兒臨終前的東進行動到底想幹甚麼,學界至今沒有弄明白.

好吧,說回那個搞笑的‘印太戰略’,被老美精英寄予厚望的阿星,能攤開來說的就是這些,而這些那些哪有阿星的事呢?

讓阿星來主打印太戰略以達到圍堵中國龍的目的,基本是一個相當弱智的策劃案子.阿星拿不出能端得上枱面的文明事跡,倒不如回家翻一翻種姓的根源,或者是制定一個可以便提高GDP的公式吧.

回家的詩,推一推南北朝薛道衛的歸家詩:

入春纔七日,離家已二年。

人歸落後,思發在花前。

全文完!

輕舟已過萬重山


說的是大米國統領特先生乘搭空軍一號專機,穿太平洋上的雲海霧峰,踏足亞洲這一片經貿熱土,所以我們說這是‘輕舟已過萬重山'的屏風。

壓軸的節目終於亮相,119,中美在北京簽下2535億美元的經貿協議書,這個協議書直接秒殺了沙特阿拉伯和美國在107日簽下1100億軍購協議的光芒,當時舉世沸揚鬧的也是超吸睛的新聞.

好吧,2535億美元的概念,在視錢財如糞土的清高之士眼中,可能真的只是一堆糞土而已.而且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以中美這兩隻巨無霸的GDP總值,合共加起來說的是超過30萬億美元的天文數字,那麼,我們就會發現,2535億的經貿30萬億的GDP,1%還差一點點.

既然數字算不上刺激,那就飛過表面的數字來看裡面的餡料有沒有隱藏著驚世獨門秘訣.

揭開這份中美經貿協議書來看,還真的隱藏著驚世獨門秘訣,當然,這種秘訣的認定標主要是視乎觀點和角度.比如從世界的大範圍來看,這個世界真的沒有秘密,也就不存在甚麼秘訣.從國家的層面來看,國之利器,當然不能輕易示於人.美國人的標準,但凡是高科、能源這些屬國之核心利器,更加是一向不會示給中國的.這種封鎖政策,現在好像用過的廁紙般,被特統領丟到馬桶裡.

美國開放高科技產品和戰略能源物品這件事對於中國看起來好像是一件不錯的事,但是如果持有這種老舊的看法,必須令時光倒回到廿年前.現在中國在乎的不是高科技訊被封鎖,畢竟一大埋錢砸下去,這是必的先決條,再摻上中國人的高智商,甚麼高科技尖端產品瞬間變成白菜價.中國之所以不斷地喊話西方趕緊地摘下高科技保護主義的遮羞布,為的是平衡貿易順差,免得西方政客們整天不務正事只會嘰嘰歪歪張嘴就來.

特統領的中國之行,結局也是令人跌破眼鏡,說的是特夫人在北京和老公分道揚鑣,老公為了國家就繼續下一站吧,特夫人就留在北京購物爬長城耍盡興,然後滿載著一飛機的MADE IN CHINA產品,興高采烈地直奔大米國回家去了.

若說特統領不想回家那是不公平的,主要是國事為重,還有一個‘印太戰略等著頭領的來擺.

‘印太戰略是‘亞太戰略的更新版本,說的是亞洲,特別是曾叫得非起勁有如打了雞血一樣的賓賓仔阿奎諾二世,被中國輕描淡寫之間搞掂之後,這一班亞洲佬正在和中國度蜜月,短期內看不到有反水的跡象,旨在聯合亞洲各國圍堵中國的‘亞太戰略宣告被入土為安,美國精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打破腦洞隆重推出‘印太戰略’.

‘印太戰略的炮灰國選鎖定阿星,事實上阿星已經做了一次冤大頭,又要玩又怕俾人滾之下,半推半就到邊境線吹了一回,結果被老共部隊趁機將高端武備成建制地搬弄到西部戰區晒冷.阿星無異感到被強干了一回合,有苦說不出.話說回來,在這個習慣於被強干的國度,這種破事不稀罕.

不是看不起阿星,實在是一個連國產子彈都造不出來的國家,竟然會被西方精英看中而推出前台和老共幹一場,既便是自殺也不會選這種套餐吧.關鍵是偏偏遇上了(),正所謂福禍無門,唯人自招了.說到這個份上,西方精英的眼界也是令人陶醉.

西方精英和我們一樣都是有鼻子耳朵的高級生物,他們的學識總體而言都是每天都在進步中,至於為甚麼這一群生物令人油然興起今不如昔之感,嚴格來說並不是他們偷懶反智,而是一群更加朝氣蓬勃的群體向前跑得太快了.特統領敏銳地發現了這個現象並且和大當家的展討論,大當家的閒閒一句,那是因為他們是龍的傳人.

,是中國古文化中尊貴的圖騰,而龍的傳人唱遍大江南北 大街小巷,卻是台灣音樂人發起的.的共識是,港台是保留中國古文化最為執著的地方,其標誌性的特徵就是繁體字,這種傳承了四千年的文化載體,依然在港台地區熠熠生輝.以致於中原文化精英不無嫉妒地酸港台文化是,保留了中國文化中最腐朽的部分.

公平地說,中原文化精英酸的並不是繁體字,精確來說,他們酸的是港台的反智思潮,比如拉布噓國歌之類.這種反智現象說到底是腦袋和屁股的問題,醫學上稱為‘腦臀異位癥候群’,這種病變如果扛上中國古文化,那就是這篇P文力所不逮的事了.

全文完!

生民何計樂樵蘇

社會上的階層,素有‘三教九流’之說,三教是:儒 、道、釋,其中的儒和道是土生土長的國產貨,釋教是簡稱,全名為‘釋迦牟尼’,教派經典中譯音原意為釋加族人的聖者,這位聖者在尼泊爾創立了佛教,傳到中原地區後,國產化的名稱以創派者的族群稱為釋教。九流的分類隨著時代的進步而有所變化,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