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漁陽陌上桑

歷史在咱們的筆下,有如一掬涓涓細流,無論是全程掌控,亦或是信手拈來,都不算是事兒.比如說這一篇本想是計來蹭一下大明王朝的興衰熱議,偏偏要是從一江秋水談起.

這個字眼在粵語方言的含意中,帶有多重的內涵.比如說水皮,我們對著電腦屏幕發誓,縱然是孔夫子再世,也不會猜得到這是弱爆的意思.其實更加好玩的是,孔夫子揪破頭皮也不一定搞清楚嘛叫弱爆,呵呵.那我們回頭再來一個, ‘水為財,,這個說法比較容易理解了.拜改革開放所賜,粵式語彙走南闖北攻城掠地,不費吹灰之力的那一種強勢.相對水皮這個貶意來說, ‘水為財風行大江南北廣受推讚.

感覺愛恩斯坦的相對論蠻好使,相對水為財高唱入雲,就比較相對地低調,不是阿蘭嫁阿水(又來了,這方言詞讓孔夫子恨不得再死一回嘛),而是一項國家工程,這項和有關聯的國家工程,一般被稱作南水北調,根據官方喇叭的劇本.北方缺水,所以要開動機器挖掘河道,抽取南方豐沛的水資源來滋潤一下枯乾的北方大地.

按照粵式的思維,北方到底是缺水亦或是缺財呢?

或許,都缺嘛.

缺不缺,望明月,月光晶瑩似雪,這個暮秋時節,北方應該迎來了第一場雪.然後等到明年春天,雪水消融化作一泓泓的食用水.按照這個大自然早已經編排好的劇情,北方是不應該缺水的,事實上北方真的很缺水.那麼問題來了,水都到哪兒去了呢?

該不會是被資本運作轉移到海外去了吧.如果真的是這樣子的操作,估計南水北調這事就不好辦了,除非具備有充裕的填海能力.

不知道的事就不要亂說,已知可以說的事是,南水北調工程東線,起自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明月在揚州那個大美的江南城市,再從揚州一路向北564公里,來到另外一個一個重要的樞紐大城市---徐州.

來到勁多故的徐州,南水就暫時不北調了,歇一會,逛一回著名的燕子樓,聽一聽一首淒美的三步追命詩:
詩曰:

黃金不惜買娥眉,揀得如花四五枚;
歌舞教成心力盡,一朝身去不相隨。

詩的作者就是雄居文壇一代宗師,舟約男的作品,這位舟約男來頭不小,在我的上一篇已經露過臉,一曲`潯陽江頭夜送客捧紅了寂寞的琵琶娘.但是這一次,因為這一首詩,令到一位大美女絕食而亡,這位大美女,芳名稱為關盼盼.

燕子樓和關盼盼和舟約男,,,,這一次舟約男化身為一名雄赳赳氣昂昂的詩刀客,在寡居少婦關盼盼小姐的心頭插進了致命的一刀.這個淒美的故事太過於名氣,遇上生平低調不喜名氣的青蛙,名氣故只好繼續潛水,我們的焦點對準第三者,發炮.

這位在燕子樓關盼盼故事中倒楣的第三者,和詩刀客白居易是詩友官友兼朋友---張仲素張老兄.張老兄曾經是關盼盼故老公的助理,很早就認識了關小姐,後來張老兄搭直昇機到中央任職,由此和同朝為官的白先生詩文唱和結為知己,白先生籍著張老兄這層關係而認識關小姐.

話說張老兄的詩作,善於描述少婦的心情,比如下面這一首也是很棒的名詩:

<春閨思> 唐・張仲素

嫋嫋城邊柳,青青陌上桑
提籠忘采葉,昨夜夢漁陽。

張老兄這首詩說,軍嫂夢中到了漁陽,漁陽意指軍營,這個來歷又得回到白居易先生的名作:

漁陽鼙鼓動地起,驚散霓裳羽衣曲.

漁陽甚至可能扯到詩仙・李的頭上,話說詩仙・李有一位詩友在漁陽任職,跪求詩仙・李來撐場, 詩仙・李萬馬奔騰趕到漁陽的大門戶薊州時,驚覺勢色不對路,立即調轉馬頭向南狂奔回家喝老酒算了.所以後代獵奇者欲在燕薊之地來尋找詩仙・李的腳毛,估計是涼了,幸運的或許能揀到詩仙・李座騎的馬毛,而且必須是要祖上積德那一類群體.

薊州大約在北京附近,漁陽曾經是反骨仔安祿山的司令部駐地,這幾個地方都是精采故事薈萃之地,我們必須來瞭解一下.

先從水資源的源頭起步走,探訪一位倔頸老頭的家.

這位鼎鼎大名的倔頸老頭,家住太行山深處.因為年齡老大了,就不願意再走崎嶇不平的山路.這種狀況下,最常見的方式就是搬家算了.但是這老頭脾氣大,絕不向大山低頭,某天突發奇想,召集家庭會議來討論移走大山的議題.這事鬧大了,老婆子驚慌失措語無倫次地說:那老頭,咱廢土料往哪堆填,這是要收費的呀.老頭輕輕鬆鬆地說,怕啥鳥呢,往海裡倒得了,搞不好又多了填海土地建公屋,發展地產項目嘛.一說到地產項目,大夥兒眼睛發光,這事有奔頭,擼起袖子立馬開工大幹.

後來的事,就沒有後來了,公屋地產甚麼的無非是過眼雲煙,留下這一則激勵後世千萬年的故事叫作愚公移山.

愚公住的那座大山,山名太行山.太行山西邊的那個地頭叫山西,太行山東邊的那個地頭不叫山東.這有些奇特,比如廣東廣西,湖南湖北,都是挨著邊打死也分不開,而山西山東偏偏是不打死也要分居的狀況,這是甚麼劇情呢.
咱也不曉得,不知道就不敢亂說.反正現實擺在眼前,山西和山東之間插著一位第三者,叫河北.

河北省的北部,和內蒙古接壤的省境界線,有一座縣城,叫沽源縣.沽源縣面積3千平方公里,足足比香港大了3,人口25.這對於700萬人擠在1千平方公里的東方之珠來說,沽源的人居住面積是相當具有誘惑性特徵的.但是這座縣城的名氣不在於地廣人稀,面積和人口的比率超懸殊,而是在於沽源縣內的三大水系:潮白河、巒河、葫蘆河,其中潮白河流經北京密雲縣十里堡鎮一條小村的南面時,根據中國文化中,水之北為陽的規範,小村莊被命名為`漁陽,這是先秦時代的古名了.漁陽之初露崢嶸,得益於大唐王朝唐明皇時代的范陽三鎮節度使反骨王安祿山.

漁陽所屬的密雲縣,往南跑80公里就是北京城.

北京城在唐宋時的地名叫幽州,宋王朝時就是因為丟了燕雲幽十六州,而在劣勢的地緣政治環境下,一直被契丹,金國吊打.時間來到元王朝時,元蒙皇帝忽必烈定都幽州,改名大都,這就是元大都的行政機構所在地.

再下來就是朱元璋定都南京,派遣四王子朱棣鎮守北平(原大都),封燕王.燕王朱棣被一班中央文官的削藩政搞得超級火大,一怒起兵清君側,順便也坐上大位當了一回君王,這位就是明成祖,永樂大帝朱棣.五次親征漠北,將越南收歸國有,遣鄭和七下西洋,遷都北京,開啟了史無前例`天子守國門的豐功偉績,永樂大帝的非凡魄力,放在歷朝歷代的皇帝之中,也是超狠的了.

永樂大帝的兒子孫子,仁宣兩代,忙著消化老頭子的豐厚遺產,循規蹈矩,在前人永樂盛世的光環下掙取到`仁宣之治 美稱,也算是一件蠻不容易的事了.
時間來到了仁宣之治之後的兒子`正統皇帝的舞台了,這個前半生倒楣的傢伙就是`土木堡之變中的主角人物明英宗.那一年,23歲的正統皇帝經歷了一生最為失敗的日子.

這個就是我們今天想說的議題了.坦白地說,土木堡之變,只是一場中等規模的戰役,這場戰役的勝負,談不上是綜合國力的比拚.明王朝這邊的狀態是,正統皇帝和太監王振倆人合作搗鼓一場遊戲式的軍事行動,軍方將領被完全供奉起來無所作為;瓦刺也先方面卻是經過縝密策劃的軍事行動,是的,大明王朝的精銳部隊`三大營在土木堡之變中損失慘重,這事也往往成為後世詬病明王朝的主要論據,甚至於有論斷這件事是大明王朝由盛而衰的轉折點,這種看法擁有一定的賣座力.

讓我們把土木堡之變的下半集看完,或許就會得出一個完全不一樣的結論.話說土木堡戰役,瓦刺也先乘著大勝餘威,挾持英宗向北京進犯,意圖就此跟大明王朝作一個了斷,恢復元蒙帝國的雄風.重點是此時的大明朝庭上下,早已不是北宋末年屈辱求和的宋徽宗宋欽宗,國難當頭之際,明王朝中央果斷止血,另立新皇景泰帝,然後號召各地勤王兵馬,誓要和瓦刺精騎決一死戰.

這個時候,才是完美地彰顯了國家綜合實力的關頭.詳細的戰報我們就省略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免費當一回書蟲,我們只挑有趣的事兒來觀賞.有趣的是臨威受命的總防長于謙先生,老實說,貌似書蟲的于謙先生骨子裡頭全部是現實主義的做派,按照高大上的條例,這個時候主要負責人總是要爬到敵軍圍困的城墻上,慷慨激揚地噴出義勇忠貞的宏論,反正戲台上的劇本都是這樣子編出來的.這種爛編導直程該被流放充軍到外星.好在于謙不吃這一套腐儒大餐,面對著北京城外千軍萬馬瓦刺大軍,于謙的對策就一個字`錢,迎戰的官兵每人發放半年軍餉,加班的軍事行動三倍工資,估計考到低顏值將士的人生困難,各級政相親包找配偶這種優惠政策也是極佳的激勵.在各種銀彈攻勢下,守城軍和各地拚命趕來分錢的勤王兵馬,士氣大振,那種晝面就好像是把瓦刺大軍當成了銀兩一樣.你想瓦刺大軍如果有錢也不至於要冒著生命危險來搶掠,這仗搞到這份上就沒法打了.

這是北京城下保衛戰的狀況,至於流竄到北京周邊城市搶掠的瓦刺軍也紛紛被當地駐軍和陀地社團打得潰不成軍.然而這事沒完,最讓也先後悔的竟然不是戰事被逆轉,而是那一位被俘的寶貝廢帝明英宗.天生樂觀的明英宗彈出優待戰俘條例,在瓦刺戰俘營好吃好住生活得蠻滋潤,閒時也和瓦刺將士玩瘋,這裡有一黠很重要,非戰時的瓦刺將士基本就是一群窮酸,面對著天朝上國的皇室,瓦刺將士大都恨不得有跪舐的機會.這種反轉劇本的屈辱鏡頭深深地擊碎了也先可汗的玻璃心.沒奈何,趁著一個風高月黑之夜,半跪半求地把這位得罪不起,更加養不起的小祖宗送回北京,換回中央的不少獎賞.

明王朝臨時動員七拼八湊的後備役部隊,在己方的前線精銳失利的惡劣態勢下,彈指間擊敗瓦刺鐵騎.

這才是國力的體現.

那麼,究竟土木堡之變對於大明王朝國力的影響程度到底有多少呢?如果說沒有,感覺那是哄人,如果說影響很嚴重,那就是一個血的教訓令到後來人引以為誡.事實上,後來的大明軍隊一直是輾壓四周的姿態,繼任的正德皇帝,也就是遊龍戲鳳的男主,親征應州大敗蒙古小王子,甚至於引起天下震動的寧王之變,都不需要動用正規部,隨隨便便一位江西地方官員(王守仁)調動民壯就敉平了,明王朝的實力擺在這兒,不服的就來試一試罷.

再後來的嘉靖平倭,萬歷三大征,都是大明王朝軍隊書寫的的英雄篇章不朽事業.如果這樣也算是衰,那麼,更像是一種光榮讚頌,也就是說,衰落的時候都那麼厲害,那麼不衰落的時候,豈不是要征服宇宙的節奏了.

好吧,無論如何,大明王朝被鄙視,那是有深層背景的.小的背景應該是,自從滿清入主中原,儒家文明圈的一班小弟如高麗弟,大和弟,無不視滿清為外夷,蠢蠢欲動地要來搶位成為儒家文明的主,滿清不是中國的怪論是一種蠻暢銷的嘴炮;大的環境是,基督文明和聖戰文明強烈的排他性,近代資本對於國家認同的抗拒,在諸多因素的作用下,強勢的大明王朝必然是被遏制的目標,從這個大角度出發來看滿清篡改明史,算是很微不足道的過濾性病毒了.

撐不起一片天地,不是大明風範.頂天立地,方顯大明本色.

全文完.

昨夜漁陽陌上桑

歷史在咱們的筆下 , 有如一掬涓涓細流 , 無論是全程掌控 , 亦或是信手拈來 , 都不算是事兒 . 比如說這一篇本想是計 劃 來蹭一下大明王朝的興衰熱議 , 偏偏要是從一江秋水談起 . ‘ 水 ’ 這個字眼在粵語方言的含意中 , 帶有多重的內涵 . 比如說 ‘ 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