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恐颱風說不盡



山竹本來是東南亞的一種名產水果,酸酸甜甜靚夾平.之不過這種萬人迷一旦發癲也是令人受不了,比如化作一陣風,‘山竹熱帶氣旋榮膺‘風王’,名頭一時無雙.

‘任憑風王來,穩住釣魚台’,現代社會的抗風能力比之十年前進步了不少,我們穩穩妥妥地安坐在堅固的高樓大廈內,美美的舞,於天籟音聲中,流連忘返.當然也忘不了忙裡偷閒,發一發思古悠情.

說的是某年台風,杜先生的破房被掀蓋的那一首詩:

<茅屋為秋風所破歌>.杜甫

八月秋高風怒號,卷我屋上三重茅。

茅飛渡江灑江郊,高者掛罥長林梢。

也是在八月份(新曆算是九月份了),杜先生氣的半死.但是我們切切實實真的是愛莫能助的.杜生的原詩太長,我們只摘取了頭四句,大家不一定知道這首秋風破屋詩的名氣,那麼我們就再來尾幾句,大家就都會明白這首詩的社會效應: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據報,香港本地的公屋政策,就是要建起公屋千萬間,庇護貧窮階層有一個安身立命之所.

杜先生之所以偉大,並不是說他的詩作品如何如何地厲害,重點是透過這些詩作品,杜先生表達出一種為天下百姓著想的意向,這才是偉大的心理素質.

同樣是颱風,吹到了大漢王朝,也引來一首歌:

<大風歌>.老劉

大風起兮雲飛揚,

威加海內兮歸故鄉,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大風哥老劉先生想的是,去哪兒找得猛士來守衛勝利的果實呢.

最後來說的是清風,清風貌似是發起在大清王朝裡面,事實上卻是,現代人吹的.這就奇也怪哉了,憑嘛今人吹著古人風呢,比如熱議中的‘延禧攻略’.

‘延禧攻略的時代背景定格在大清乾隆時代,乾隆皇帝這個名頭的商業價值被榨得算是蔗渣級了,但凡蔗渣在殘的商業社會也是有價,真的難為了乾隆,對不住喔.

說回乾隆這個時代,號稱是‘康乾盛世’,這段時期也正是英國發明蒸汽機,西方興起第一次工業革命的大時代,社會科學井噴如火山.而東方的‘康乾盛世’,仍在繼續哼著傳統的皇權腔調,特別是乾本著‘大清優先發起的十場外戰,算是十戰十勝,皇帝也豪地自稱‘十全老人.好吧,開疆拓土本來是一件加分的事業,但是拚命的是前方將士,把榮譽據為己有的也算是很不要臉的.這種不要臉的做派,不算致命,致命的是,大清王朝的文化和文明的程度,接近無知.

文化和文明,決定著社會發展的水平,一天到晚空喊‘優先有鳥屁用.大清王朝就是一個人辦.乾隆年代十大武功的勝利,在社會文化和文明沒有建樹的狀態下取得,從外部客觀因素來說,只能說這些外部對手更渣;從內部因素來看,只能說這是帝國的餘暉而己.

以上兩點外部內部的原因不是杜撰出來的,現代的我們也正正地在見證著各式各樣甚麼‘優先的衰敗墜落.

大清以東北蠻族落後的野豬皮水平入主中原,這個反智的原因只適用於學術研討,我們在這裡主要想說的是,大清的反智思維遺害深遠.一直到現代依然流毒難清.目下林林總總的清庭劇宮心鬥算是小兒科的呻吟,更大的發作病體表現在反國家反民族而安然無恙且能沾沾自喜,話說若是發生在文明先進的國度,早己被爆出屎槳出來了好不好.

坐在這裡越說,外面的風雨越急,山竹十號風球真不是吹的,還是輕鬆一下,請來‘還君明珠雙淚垂的小小張來為我們唱一首吧:

<秋思>•唐代:張籍

洛陽城裏見颱風,欲作家書意萬重。

恐匆匆說不盡,行人臨發又開封。

說不盡的話,留待下次再說.

全文完.

菩提明鏡亦塵埃



菩提明鏡亦塵埃

超美妙的一首歌,青蛙從哪來的呢?井底來的唄.

言歸正傳.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這首也是一闕熱爆的北魏民歌,它和<木蘭辭>一樣,在北朝樂府諸多金曲中,算是點擊率最高的兩首民歌.以至於前線每逢戰事失利的時候,政工部就會在現場播出這兩首激發士氣的軍曲,據說將士們聽到音樂之後,個個好像打了超級雞血一樣,抄起傢伙就拚向前衝,百試不爽.

北朝民歌的曲風帶著濃烈的少數族群粗獷風格,用於行軍打仗當然有著不可否認的功效.但是如果把北朝民歌放在文學視角下來審閱,比如把北朝民歌和後世的唐詩宋詞來比,這個沒得比.

那麼,是不是說北朝就是一片文化沙漠呢?

說到文化,這個話題就帶勁了.事實上,北朝文壇水靜鵝飛,但是北朝對於中國文化的貢獻絲毫不亞於任何一個朝代,至今還在深深地影響這片土地,當然也包括地球村,這個偉大的文化遺產就是---石窟佛像.

雲崗石窟和龍門石窟,被聯合國科教組列為世界文化遺產,這筆偉大的文化遺產就是北朝---精確地說,那是北魏王朝的傑作.

雲崗石窟位於北魏老家山西大同武周山,石門石窟位於北魏都城洛陽.

這個又引起了一個有趣的疑點,北魏崛起於五胡亂華的殺戮之中,終北魏一代,至沓來,為甚麼卻對於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佛教垂青有加,而且還是國家最高領導人,北魏皇帝親自欽點建設的國家工程呢?

這個辯證邏輯是,正正是因為生逢亂世,性命朝不保夕,大眾也就更加追求宗教信仰,以求得心理上的一絲慰藉.

這一組數據很能說明佛教的影響力,北魏立國之初,人口大約25佰萬,遁入空門寄一身臭皮囊於寺中的註貧僧有250,占總人口十分一.超恐怖的政統計數字.

史上有名氣的減佛行動隨即雷厲風行的實施,立國老皇帝留給了下一屆政府足夠的人力資源.

老的駕崩之後,新上台的小皇帝執政,上任三把火,頻頻下區傾聽民意,引出了一位發誓光大佛教事業的名僧---曇曜和尚.

大凡號稱名僧的,必定有些過入的能耐.曇曜和尚等到小皇帝下區時,結結實實地露了一手驚豔千年引為美談.史書上記錄下來的是,皇馬(皇帝御馬的簡稱)路過迎接的人群時,一口咬住了曇曜和尚的破僧衣不放.

史學家不曉得其中的奧妙,所以覺得不可思議.其實這種小把戲,青蛙也曾經幹過,就是在衣服塗上馬兒喜歡的食物味道,笨馬自然上鈎.至於曇曜和尚是不是也使的這一招,那和咱絕對無關.

後來的事就簡單了,小皇帝揪著和尚打了三天佛偈,作出了一項超級影響力的決定,委任曇曜和尚全權督造石窟佛像.

當其時就算是佛祖也不會知道,一仟六佰年之後,石窟佛像的點讚突破億數關口.

這件事沒完,話說曇曜和尚努力地在北邊打洞掘窟雕佛像,南邊也來了一位佛門巨星,達摩和尚.

如果說曇曜和尚是誘惑皇馬的高手,那麼這一位達摩和尚更是技高三、四籌,比如初展身手見面禮的第一招,叫作‘一葦渡江’,然後擺出一副小清新的姿態,偏偏不鳥官方人士,自個兒躲到河南少室山上一個破洞裡,贏得‘面壁十年的美譽,這位外國來的和也因此在中國文化中留下了一席位,開創了佛教新門派,號稱‘禪宗之祖’.至於禪宗的境界,我們就用廣東老鄉禪宗六祖惠能的一首偈詩來說明: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禪宗以悟心為要義,貌似虛幻實則不失為一門高深學問,比如量子力學,,,,.

好吧,儘管扯吧,禪宗和量子力學有嘛關係.

全文完.

月滿蘭舟上心頭



這一篇,從李清照的一首美美詞章說起.

《一剪梅》作者:宋代、李清照

紅耦香殘玉蕈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李清照是詞壇女皇,她寫下的名詞不勝枚舉,這一次選中這首<一剪梅>來開篇,原因是偶到朱之文演繹的這首詞牌歌曲.朱之文的唱腔淳厚悠長,將李清照的相思意境演繹得入木八分,用繞樑十日來形容,不算為過.

閒話表過言歸正傳,我們不是來當評判歌唱的.

詞的第一句‘紅耦香殘玉蕈秋’, ‘紅耦香殘意喻荷花凋謝, ‘玉蕈是一種名牌竹蓆,詞意說的是這張名牌竹蓆也感知到季君輪,開始滲透出微涼的秋意.然後比較有意思的就是‘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看到有人把‘蘭舟說成是‘小舟船’,青蛙忍不住噴了一嘴飯.因為按照這種解說,那麼詞意指的就是‘脫下衣服,上了舟船’.呵呵,蠻香豔的屏風嘛.

‘蘭舟在這裡的正解是‘床’,香蘭木製作成的名貴床.

香蘭木原產於東南亞,在李清照的那個時,宋王朝時的國企民企通過‘一帶一路和東南亞有著緊密的國際商貿往來,李清照家的香蘭木大床用這種進口名貴木料來製作,也不是稀奇的事.要知道1987年在廣東台山海域發現的‘南海一號’,載滿了宋王朝開展海外商貿活遺留下來的文物,有八萬多件,這是鐵證如山的事實.

說回‘香蘭木’,是木蘭科屬的一種喬木植物.國產的木蘭樹,首見諸於史料上的,當推魏晉南北朝時代的科幻小說家任昉先生著作的<搜異誌>.任昉先生探查到在江西南昌一帶有勁多的國產野生木蘭樹,當地的漁夫用這種樹木來製作小舟船作為撈魚營生用途.

任昉先生是南朝人,他可能不知道,在同時的北方北朝,也產生了一枝驚艷千百年,震撼世界的木蘭.

北朝,是‘晉室南渡‘衣冠南遷之後北方的政治形態,當時五胡亂華(其實不止是五個少數族,可能有五十、一百個,反正亂糟,再厲的史學家也搞不清,就把這些少數族為‘五胡好了,比較省事),搞得晉室在北方實在是呆不下,於是在一代名臣王導的帶路下,北方精英大舉南下開拓發展空間,史稱這個在南方延續的晉王朝政府為‘東晉’, ‘東晉後來再被氣吞如虎的悍將劉寄奴掰倒,建立南朝第一個‘劉宋王朝’.

南朝有四個王朝,分別是‘宋、齊、梁、陳’.

在南朝政治發變化期間,北方也不寂寞,鮮卑族拓拔珪成功地實行漢化,逐步掃蕩了五胡族群,在北方中原大地建立起一個強勢的統一王朝---北魏王朝.

這裡有一個關節,史學家也不大有耐心地說出來,那就是,當時北方各族群雜居,漢文化以強大先進的文明,毫無競對手地植根在這塊土地上,少數族群漢化是超普遍的事,鮮卑族憑甚麼就說漢化成功而幹成統一事業的呢?

比如歷史悠久,一直和大漢王朝死槓的匈奴族,移民內地的沒有十萬也有廿萬,還沒算上匈單于可汗領著成千上萬族眾,拖兒攜女群降歸順的盛,說的可都是漢化了百十年的那一群.如果說漢化就能強盛而成就大業的話,那麼無論如何是排隊一萬年也輪不到鮮卑拓拔氏的.

這裡面的秘密在於,第一,匈奴是一個統稱,事實上匈奴是由北方草原上大大小小的不同部落而組成的.鮮卑族的祖祖宗以前就在大匈奴族群裡混.因此從這一點來說,鮮卑族的漢化不是在拓拔珪這一代突然間冒出來的策略,那是鮮卑族祖祖輩輩的累積好不好.

第二是匈奴的主要力量被大漢王朝趕跑一路向西之後,剩下不愿跑也跑不了的小族群就不敢再以匈族的名來向中原政登記註,還原了原來的面目,五胡之名大概率就是從這一段相當糾纏的歷史中而來的.

第三才說到北魏鮮卑族崛起的內幕消息,這件事必追蹤到‘聞雞起舞的主人公,祖逖和劉琨的人生經歷和這一段淵源有莫大的關西.

事情起源於劉琨死守晉陽城十年的英歲月,當時晉陽城周虧分佈著數十幫少武裝,有反政府的也有撐政府的,而鮮卑受到劉琨的感召,這是合乎邏輯的.劉琨是文士出身,文章著作早已揚名立萬,是文學團‘金穀園廿四友的創派成員,鮮卑族要推行漢化,能傍上文學才子是引以為傲掙面子的光榮.因此在劉琨死守晉陽城期間,得到鮮卑族武裝的不少助力.

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鮮卑族也因此被朝庭封為一方諸侯,獲得朝庭在武器裝備,,人員培訓各方面的支援.

話說鮮卑族崛起統一北方,建立北魏政府,和南方的劉宋政府劃江而治.但是比較麻煩的是北方大漠深處又來了一群蠻族,不斷挑戰北魏的統治權威.這個蠻族名叫‘柔然’, ‘柔然南下接觸北魏政府軍的同時,也接近了我們開頭說的主題:木蘭樹.

‘柔然族的戰鬥值爆燈,北魏政府不得不三不五時地發出‘徵兵令’,徵召後備役部隊上前線保家衛國,這種戰時狀況,我們一點也不陌生,在小學時,大家已經是耳熟能詳了.

北魏民歌<木蘭辭>:

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惟聞女嘆息。

問女何所思,問女何所憶。女亦無所思,女亦無所憶。

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

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愿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

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

旦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

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鳴啾啾。

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朔氣傳金柝,寒光照鐵衣。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

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勛十二轉,賞賜百千強。

可汗問所欲,木蘭不用尚書郎,愿馳千里足,送兒還故鄉。

爺娘聞女來,出郭相扶將;

阿姊聞妹來,當戶理紅妝;

小弟聞姊來,磨刀霍霍向豬羊。

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床,脫我戰時袍,著我舊時裳。

當窗理云鬢,對鏡貼花黃。

出門看火伴,火伴皆驚: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好吧,喘口氣,我們由李清照的‘蘭舟’,說到木蘭樹,最後來到終點站<木蘭辭>,也算是有了交代,就這樣吧.

全文完.

復恐颱風說不盡

山竹本來是東南亞的一種名產水果 , 酸酸甜甜靚夾平 . 之不過這種萬人迷一旦發癲也是令人受不了 , 比如化作一陣風 , ‘山竹 ’ 熱帶氣旋榮膺‘風王 ’, 名頭一時無雙 . ‘任憑風王來 , 穩住釣魚台 ’, 現代社會的抗風能力比之十年前進步了不少 , 我們穩穩...